<em id="yfezj"><tr id="yfezj"><u id="yfezj"></u></tr></em>
<button id="yfezj"><acronym id="yfezj"></acronym></button>

<progress id="yfezj"><big id="yfezj"></big></progress>

<dd id="yfezj"></dd>
  1. <th id="yfezj"></th>
    EN

    CAFA薦展|“火星來客”瑪麗亞·拉斯尼格與她的“身體意識”繪畫

    時間: 2023.9.13

    奧地利著名藝術家瑪麗亞·拉斯尼格(Maria Lassnig)與倫勃朗、丟勒等畫家一樣喜愛繪制自畫像,但與這些大師不同的是,拉斯尼格只畫自己能感受到的部位,這讓她既直率、諧謔又充滿揭露性勇氣的畫面中,很少出現她的顱頂乃至后腦勺,綠、紅、藍等等顏色的安排也追隨感受而動。而今這位深具個性的藝術家的國內首個展正于UCCA舉辦。作為20世紀先鋒藝術運動的親歷者與參與者,拉斯尼格在她藝術生涯的中后期尤其是2000年后逐漸獲得藝術界的廣泛認可,尤其是和她代表性的“身體意識”繪畫,她執著于展現身體情緒和感覺而非人體外在形態的繪畫,讓她日漸為人們所熟知。而在此之前,她更多是屬于畫家的畫家——以其超脫攝影術與寫實主義的繪畫創作觀念,及其在大型人體肖像畫中體現的創新性,為繪畫這一古老的藝術形式提供了更多思路與可能性。

    01.jpg“瑪麗亞·拉斯尼格:火星來客”展覽現場,2023。圖片由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提供,攝影:孫詩。

    02.jpg“瑪麗亞·拉斯尼格:火星來客”展覽現場,2023。圖片由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提供,攝影:孫詩。

    本次個展匯集了36幅來自藝術家各時期的創作,串聯拉斯尼格的重要藝術主題,而非以時間順序為線索呈現作品,跳躍在不同時間線但相似的作品主題中,對藝術家70余載漫長創作生涯中構思的延續與聯結,作出一次系統性的歸納與梳理。

    拉斯尼格1919年出生于奧地利南部的卡林西亞州,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她就讀于維也納美術學院,之后返回奧地利南部,在家鄉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直至50年代初獲取獎學金前往巴黎,并在1960年移居巴黎。1968年,拉斯尼格遷往紐約,以尋求女性藝術家更好的發展機會。她在這座城市里學習、生活、創作超過10年,期間轉向具象表現繪畫的創作,并且展開了動畫電影實驗。1980年,作為德語國家最早獲得大學繪畫教職的女性之一,拉斯尼格返回維也納,并在那里度過了自己的余生。盡管藝術家一生大部分時間居住在家鄉奧地利,但旅居國外的生活經歷,使得藝術家的巴黎和紐約時期,成為其創作發展的重要階段。

    03  Maria Lassnig in her studio, Vienna, early 2000s.jpg2000年代初期,瑪麗亞·拉斯尼格在其位于維也納的工作室。圖片由瑪麗亞·拉斯尼格基金會提供。攝影:海莫· 庫奇林。

    04.jpg“瑪麗亞·拉斯尼格:火星來客”展覽現場,2023。圖片由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提供,攝影:孫詩。

    05.jpg“瑪麗亞·拉斯尼格:火星來客”展覽現場,2023。圖片由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提供,攝影:孫詩。

    UCCA的新展廳和中展廳呈現,新展廳內的作品根據主題分為四個板塊:展覽由“兩種存在的方式”板塊開始,展現拉斯尼格結合內心體驗與外在表現的自畫像到對雙人主題的描繪。該部分主題來源于藝術家對讓不同形象在畫面中相互分離,彼此面對的偏好,即對“二重性”的敏感與表達。拉斯尼格這樣回顧她鮮明的“二重性”特征,“無論是生活還是藝術,我總在兩種可能中作出選擇......我更希望同時接觸兩種可能性,在兩張畫布間來回跳躍?!迸c此同時,她也被尋求可整合所有形態的偉大形式的愿望所吸引,自我與非我,外在與內在,自然與超自然——整合是藝術家尋求和解的方式,而分裂才可能是某種意義上的常態。它們體現在《床上的父母/媽媽和爸爸》(1955)中近乎抽象的色塊,與表現扭曲身體張力的《悲劇二重唱/夸張二重唱》(1987)等作品中。

    06 .jpg瑪麗亞·拉斯尼格,《兩種存在的方式(雙重自畫像)》,2000,布面油彩,100.3 × 124.7 cm。?瑪麗亞·拉斯尼格基金會。圖片由瑪麗亞·拉斯尼格基金會提供。 

    在接下來的展廳板塊中,展示出拉斯尼格將肖像與動物形態進行并置與混合處理的探索階段,最為典型的作品為《迎難而上》(2003),展現出藝術家在繪畫中對動物形象的運用。受法國哲學家雅克·德里達(Jacques Derrida)質疑人與動物邊界思考的影響,拉斯尼格在借助動物形態表達自我不同方面的同時,也在為受環境惡化威脅的生物發聲。 

    07 .jpg瑪麗亞·拉斯尼格,《迎難而上》,2003,布面油彩,145 × 200 cm。?瑪麗亞·拉斯尼格基金會。圖片由瑪麗亞·拉斯尼格基金會提供。

    新展廳內的其余兩個板塊呈現了拉斯尼格對“身體意識”的廣泛研究。其中一個空間匯集了藝術家于20世紀90年代創作的紙上繪畫作品。囿于成為藝術家的野心與囊中羞澀之間的張力,拉斯尼格曾在不同階段畫下了大量素描作品,這些作品以更為迅捷直接的方式,記錄并呈現出藝術家對聲音、氣味等感官的探索映射,展現了藝術家對于自己頭腦內空間的想象。

    08 .jpg瑪麗亞·拉斯尼格,《區域切分》,約1953,紙板油彩,50 × 37 cm。?瑪麗亞·拉斯尼格基金會。圖片由瑪麗亞·拉斯尼格基金會提供。

    09.jpg瑪麗亞·拉斯尼格,《鼻部過濾器》,1998,紙上粉筆和水彩,50 × 70 cm。?瑪麗亞·拉斯尼格基金會。圖片由奧地利國家銀行收藏提供。

    而拉斯尼格早期以抽象圖形為代表的創作階段也同樣出現在此次個展中。此外,拉斯尼格還采用近乎經驗主義,甚至準科學的方式創作了一系列針對身體研究的繪畫作品。藉由描繪呈胚胎狀的身體,創造有機與機械的混合體,借助內部器官的錯位(如《有頭腦的女士》,約1990-1999),拉斯尼格試圖為自己的內心體驗與可見的外部世界構建聯結。

    10 .jpg瑪麗亞·拉斯尼格,《有頭腦的女士》,約1990–1999,布面油彩,125 × 100 cm。?瑪麗亞·拉斯尼格基金會。圖片由瑪麗亞·拉斯尼格基金會提供。

    中展廳的作品呈現并未聚焦特定主題,而是聚焦于拉斯尼格晚年的作品與她幾十年前的重要畫作并列展出。步入晚年的拉斯尼格逐漸開始審視人類自身的死亡?!度刈援嬒?新自我》(1971)可追溯到藝術家在紐約的創作時期,從中感受她在美國所采用的更為寫實的表現手法,用藝術家自己的話說,這是為了“向那些懷疑我能力的人證明自己”。

    11.jpg“瑪麗亞·拉斯尼格:火星來客”展覽現場,2023。圖片由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提供,攝影:孫詩。

    12.jpg“瑪麗亞·拉斯尼格:火星來客”展覽現場,2023。圖片由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提供,攝影:孫詩。

    而在拉斯尼格最為著名的作品之一《女性力量》(1979)中,再次出現了氣宇軒昂的裸體女人這一主題。在作品中,藝術家像超人一般在曼哈頓的摩天大樓上昂首闊步。拉斯尼格對這幅作品獲得成功的矛盾態度體現了她與女性意識覺醒的微妙關系——對女性意識的覺醒流露出濃厚的興趣,卻又不希望自己的作品僅被圈定為“女性藝術”?!队|碰來世》(2000)雖然在主題上轉向對死亡與失去的思考,但依然采用了其一貫的肖像畫風格。畫面中描繪的是藝術家與她十年前過世的所愛之人——畫家阿爾諾·代達洛斯·旺德?!逗芸?,我將身處云層之上》(1999)也著眼于相同的主題。作品的構圖不禁讓人聯想到意大利文藝復興畫家安德烈亞·曼特尼亞的《哀悼死去的基督》(約1483):畫面中的色帶看起來更像是曼特尼亞畫中基督腿上的衣褶,而非標題暗示的堆積的云層,拉斯尼格的眼睛從鮮艷的色帶上探出,營造出哀傷寧靜的氛圍,與藝術家同題材的其他作品相比則少了幾分陰郁。

    13 .jpg瑪麗亞·拉斯尼格,《三國交界/國家的和解》,1985–1986,布面油彩,130.3 × 145.2 cm。?瑪麗亞·拉斯尼格基金會。圖片由瑪麗亞·拉斯尼格基金會提供。

    14 .jpg瑪麗亞·拉斯尼格,《很快,我將身處云層之上》,1999,布面油彩,74.2 × 56.1 cm。?瑪麗亞·拉斯尼格基金會。圖片由瑪麗亞·拉斯尼格基金會提供。

    15.jpg

    “瑪麗亞·拉斯尼格:火星來客”展覽現場,2023。圖片由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提供,攝影:孫詩。

    展覽以某種混合態的方式呈現出拉斯尼格藝術風格擁有復雜的形成過程與樣貌:早在20世紀50年代之前,藝術家在學藝和創作的早期階段曾經歷各種藝術風格與主義的洗禮,受到超現實主義、抽象表現主義、行動繪畫、行為藝術等等運動的吸引,尤其是她在1951年前往巴黎,在保羅·策蘭引薦下與超現實主義的代表人物如安德烈·布勒東等人結識之后。

    而她的第一幅“身體意識”繪畫正式出現于1949年,藝術家認為她所開創的此種創作方式實則更近似于一種內省的體驗,專注自我觀察,試圖從內心出發描繪身體帶給自身的感受,而非他人眼中的模樣。她解釋說,“唯一真實的是我自己的感覺”,“而感覺就發生在我棲息的身體之中”。

    15-2 拉斯尼格與阿努爾夫·雷納(Arnulf Rainer)在她的工作室里,1948:49年 瑪麗亞·拉斯尼格基金會檔案館.jpeg拉斯尼格與阿努爾夫·雷納(Arnulf Rainer)在她的工作室里,1948/49年 瑪麗亞·拉斯尼格基金會檔案館

    16 .png

    瑪麗亞·拉斯尼格,《火星來客》,約1986–1999,布面油彩,100 × 85 cm。?瑪麗亞·拉斯尼格基金會。攝影:霍里特·奧斯特,2023。私人收藏,維也納。

    通過內省體驗覺察自己生命狀況的本質,并以繪畫傳達自我對于身體的感覺,自畫像,是這位喜好從身體內部與心靈內部出發的藝術家,不斷進行自我剖析與自我診斷的證據。如同弗洛伊德一樣,她喜歡描摹身邊的人,拉斯尼格反對把照片作為繪畫的直接素材,并認為“攝影是一種懶惰的行為”,在她看來攝影將毀滅繪畫行為中來自第一手的感覺。一幅畫應盡可能真實,而唯一真實的現實只能來自她的感受,即使是尷尬、不適、反常態等等感受,正如她所說,她一直在尋找的恰恰是令人“不舒服的東西”,即以自我身體為框架形成的所有感受。[1]拉斯尼格藝術的觸動人心之處正在于其驚人的坦率與脆弱感,她樂于把自己畫成任何形象,無論是怪獸、機器還是一個快樂的“火星來客”,只要她在自我覺察中尋找到某種真實,也因而讓她“身體意識”繪畫具有了某種前瞻性,驚人地寓言著人們在時代中不斷變幻的處境。

    17.jpg瑪麗亞·拉斯尼格,《戴嘴套的自畫像》,1973,布面油彩,96.8 × 127.2 cm。?瑪麗亞·拉斯尼格基金會。圖片由瑪麗亞·拉斯尼格基金會提供。

    18.jpg

    瑪麗亞·拉斯尼格,《畫布內外IV》,1984–1985,布面油彩,80 × 99.9 cm。?瑪麗亞·拉斯尼格基金會。圖片由瑪麗亞·拉斯尼格基金會提供。 

    19.jpeg

    1983年6月,拉斯尼格在她位于維也納的工作室中。?Kurt-Michael Westermann / Maria Lassnig Foundation

    編寫 | 孟希

    圖文資料由主辦方提供

    參考資料:

    [1]“瑪麗亞·拉斯尼格:火星來客”展覽資料

    [2]https://www.theguardian.com/artanddesign/2008/apr/24/art.austria

     

     

     


    2012中文字幕免费高清_JAPANESE丰满人妻HD_蜜桃麻豆果冻无码专区在线观看_久久精品一本到88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