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yfezj"><tr id="yfezj"><u id="yfezj"></u></tr></em>
<button id="yfezj"><acronym id="yfezj"></acronym></button>

<progress id="yfezj"><big id="yfezj"></big></progress>

<dd id="yfezj"></dd>
  1. <th id="yfezj"></th>
    EN

    女性主義藝術先鋒朱迪·芝加哥回顧展:如何書寫她們的歷史?

    時間: 2023.10.28

    在同時擁有藝術家和女性主義者兩個身份的人中,朱迪·芝加哥(Judy Chicago)可能是全球最知名的一個。在各種當代藝術史教科書的女性主義藝術部分(如果有這部分的話),芝加哥和她的《晚宴》(The Dinner Party)幾乎從不缺席。如果我們將“女性主義藝術”視為一種特定的藝術類型或風格,那么它大概可以被描述為“發端于上世紀60年代末的美國,以女性主義作為主題或方法論指導的藝術作品”。然而,作為一種思潮,女性主義參與藝術的方式要豐富得多。在性別已成為藝術界熱門議題的今天,重要的問題在于,如何讓更多藝術界中的女性擺脫被貶低和污名化的二元結構,呈現在歷史中長期缺席的女性。

    01 .jpg“朱迪·芝加哥:她歷史”展覽現場,Photo: Dario Lasagni/B)dariolasagni.com

    這可以解釋為什么紐約新美術館的芝加哥大型回顧展取名為“她歷史”(Herstory)。今天人們已經熟知波伏娃關于“第二性”的描述,同時也注意到,女性的差異性在各個領域被強加了負面意義?!按髮懙臍v史”(History)被想象成理想的、客觀的、一般的,但同時是一個“西方白人男性中心”的排他性概念,在這個確立現代理性人的關鍵概念中,理想的人的“一般”形象意味著不同于“特殊”的身份——東方人、黑人,當然還有女人。這種結構性偏見在藝術史中幾乎是深入骨髓,藝術史長期以來就是大師們的歷史,即使在今天,“大師展”也是藝術展覽的絕對流量保證,象征著大寫歷史的經濟基礎。對女性藝術家來說,“我不被關注,因為我是女人”是一個長久問題,而在今天,另一種焦慮是“我被關注,僅僅因為我是女人,而今天每個展覽總得有幾個女藝術家?!睙o怪乎人們對各種“政治正確”越來越厭倦,如果僅僅考慮如何為展覽和機構加入更多“多元身份”的藝術家,而不考慮對整個大寫歷史敘事的變革,那么這些差異性的特征都難逃被貶低的風險。

    02.jpg《晚間風扇》,1971,Judy Chicago/Collection of Jay Franke and David Herro

    03.jpg“朱迪·芝加哥:她歷史”展覽現場,Photo: Dario Lasagni

    作為芝加哥的大型回顧展,“她歷史”從眾多機構借展了作品,卻并不包括在布魯克林藝術博物館永久陳列的《晚宴》。從展覽主題來說,這一安排同樣具有意義?!八龤v史”要求批判那種圍繞“杰作”展開的敘事,這對芝加哥本人尤其適用。僅僅將芝加哥作為一個“創作了經典作品《晚宴》的藝術家”進行贊頌是錯誤的,這種做法將女性創作中的差異性理解為一種投機(“不過是因為她是女人!”)。盡管《晚宴》也曾飽受批評,但芝加哥同樣不是梵·高、維米爾那樣“不被時代理解的偉大藝術家”——在《晚宴》中,沒有任何前在的、超然于現實的藝術真理終將被發現,恰恰相反,是整個70年代以來女性主義堅持以行動和思想對抗大寫歷史的標準,才成就了《晚宴》的藝術史——本質上與過去截然不同的藝術史地位。

    04.jpg《彩虹皮克特》,1965/2021,JUDY CHICAGO/ARS, N.Y.

    展覽強調了一個歷史中的朱迪·芝加哥。芝加哥原名朱迪思·科恩(Judith Cohen),20 世紀60年代,她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學習藝術,這里是一個由抽象表現主義、極少主義和白人男性統治的領域。一方面,她必須學習同樣不歡迎女性的工業技術(她回憶,為了學習噴漆,自己是汽車維修學?!?50個男人中唯一的女人”)。另一方面,她需要盡量符合流行的藝術家形象:抽雪茄、摩托競速、混跡于藝術家酒吧,而她也常常在回到家后為遭到的厭女行為獨自哭泣。努力最終有了回報,在1966年紐約猶太博物館的美國第一次極少主義雕塑展“基本結構”(Primal Structures)的42名參展藝術家中,她是僅有的三名女性之一?!恫屎缙た颂亍罚≧ainbow Pickett)是當時展出的作品,我們能從其糖果般的繽紛色彩,以及同一時期的煙霧裝置中,看到同當時男性藝術家推崇的杰克遜·波洛克(Jackson Pollock)式硬漢人設不同的一面——柔和、脆弱、受外力約束,同時越來越清楚地認識到自己的存在。

    05.jpg“女人之屋”展覽畫冊封面,1972年,Through the Flower archives

    進入70年代,科恩正式接受了女性主義者的身份。她在《藝術論壇》上打出更名告示,宣布“拒絕一切男性社會統治強加的命名”;她創建了美國第一個學院女性主義藝術項目,組織了代表性的展覽“女人之屋”(Womanhouse),其中的媒介材料包括了彩色鉛筆、刺繡、玻璃、金屬、木頭,以及化妝品、內衣、床單、冰箱、烤面包機等等日常生活物品,這種帶有明顯挑釁意味,同時模糊創作和策展邊界的集體工作方法一直延續到芝加哥此后的創作中。

    06.jpg《穿越花朵2》,1973,JUDY CHICAGO/ARS, N.Y.

    07 .jpg左起:《出生罩》,1965/2011;《飛行罩》,1965/2011;《汽車罩》,1964。Judy Chicago/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Photo by Clark Hodgi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以《穿越花朵》(Through the Flower)為代表,芝加哥創造了她命名為“中央軸心意象”(central core imagery)的圖式:中心是一個豎直的葉鞘狀圖案,圍繞著輻射狀線條,構成類似于花朵蝴蝶、以及女性陰部的形象。芝加哥將其描述成“一種本質的圖像,它來自女性對身體的想象,與男子的想象完全不同。這是女性情感的重新發現?!边@種圖式最終構成了《晚宴》中盤子的圖像。然而,正是這種表達為芝加哥帶來了長久的爭議。1990年,在首次展出十余年后,《晚宴》在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大學圖書館永久陳列的計劃引發了一場小規模的國會討論,最終以“色情化”之名被否決。與此同時,強調交叉性(intersectionality)的新一代女性主義者將《晚宴》視為僵化的本質主義,既過分聚焦于生理特征,又拒斥其它差異要素(典型的批評聲音來自黑人女性主義)。

    08.jpg《誕生三位一體:針尖1》,“誕生項目”,1983,由Susan Bloomenstein, Elizabeth Colten, Karen Fogel, Helene Hirmes, Bernice Levitt, Linda Rothenberg, Miriam Vogelman手工完成 (Donald Woodman/Artists Rights Society, New York/The Gusford Collection)

    09.jpg

    《因控制欲/盲目的個性而癱瘓》,1983,Collection Grazyna Kulczyk, Tschlin, Switzerland

    芝加哥本人的創作走得更遠。芝加哥和志愿者們在藝術領域重新開發了曾被貶低為“女性化”的手工藝品,例如瓷器畫、陶藝和縫紉。展出的“誕生項目”(Birth Project)中的五件掛毯呈現了這種集體工作的形態,以及芝加哥向具象的轉變。同時,展覽中豐富的媒介說明,如果僅僅考慮形式,芝加哥事實上參與了60年代以來每一次重大藝術運動:極簡主義、大地藝術、觀念和表演藝術,以及今天的身份和環境議題。環境藝術是其中的突出代表,延續了早年的嘗試,煙霧是芝加哥主要的媒介形式。在早期的《氣氛》(Atmospheres)系列中,已經能夠看到一種稍顯粗糙的新唯物主義觀念——自然絕非冷峻的物,而是深深銘刻著人類(和非人類)欲望與情感。

    10.jpg “朱迪·芝加哥:她歷史”子展覽“女性之城”展覽現場,Photo: Dario Lasagni

    整個展覽最具特色的是一個占據一整層樓的子展覽“女性之城”(The City of Ladies),標題來自中世紀法國作家克里斯蒂娜·德·比薩(Christine de Pisan)的著作(比薩也是《晚宴》中致敬的人物之一),包括了近90位橫跨時空的女性的創作,堪稱《晚宴》的博物學版本。這里有女性的書寫:12世紀德國神學家賓根的希爾德加德(Hildegard of Bingen)的手稿(她反對將夏娃視為罪惡的傳統)、弗吉尼亞·伍爾芙和西蒙娜·德·波伏娃的論著;也有女性的藝術:阿爾特彌西亞·真蒂萊斯基(Artemisia Gentileschi)、弗里達·卡羅(Frida Kahlo)、以及芝加哥的抽象語言前輩希爾瑪·克林特(Hilma af Klint)、安尼斯·佩爾頓(Agnes Pelton)、喬治婭·奧姬芙(Georgia O'Keeffe)。芝加哥最近的一組刺繡作品《女性神圣》(The Female Divine)懸掛在展墻上方,其中一件突出地寫到“如果女人統治世界會怎么樣?”

    11 .jpg“朱迪·芝加哥:她歷史”子展覽“女性之城”現場,Judy Chicago/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Photo by Clark Hodgi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12 .jpg朱迪·芝加哥在展覽開幕晚會上,Rommel Demano/BFA.com

    這部分揭示了女性主義在今天的困境。早在70年代,奧姬芙就強烈拒絕把自己歸為女性主義藝術家的做法,也拒絕對自己創作的任何性差異層面的闡釋,代表了一種在今天已成為主流的反本質主義態度。但與此同時,我們不應忘記,正如展覽標題所示的,近一個世紀來,女性地位在全球層面獲得的進步是一種具體而復雜的歷史過程。芝加哥的創作生涯代表了一個典型,它建立在60年代美國主流(無論精英或大眾)文化對女性身體普遍物化的結構性背景中,當時的女性主義藝術家展現出堅決的斗爭姿態。在60余年里,芝加哥長期處于藝術世界的邊緣,她最受關注的時刻是與那些“注重傳統”的社會機構激烈交鋒的時刻。而正是因為無數像這樣抵抗的歷史的存在,今天的女性(和其它所有“特殊”身份的)藝術家有了更多的自由空間。遺憾的是,這種斗爭的歷史并不常被人們記住,女性主義被誤解為一種局部的、關于特定群體的利益表達。在全球新自由主義的背景下,這一問題日益突出:女性的自由獨立時刻面臨被簡化為消費者的風險,為消費主義輸送燃料。

    這意味著,芝加哥的戰士精神仍然沒有過時。也許更好的理解是,“中央軸心意象”并不意味著女性有任何中心化的本質,而“她歷史”更好的表達是“她們的歷史(Herstories)”?!芭灾恰币馕吨?,這個城邦不是一個由大寫歷史的精神統治的秩序國度,而是一個肯定差異、充滿未知的場所。在這里,重要的是不要忘記被正典忽略的歷史——女性總是可以、也一直在進行著差異化的創造。在這種持續的差異化中,女性不斷質詢那些崇高的概念和秩序背后依賴的壓迫與剝削,拒絕沉默的犧牲,為每一個個體尋求尊嚴和關懷。

    編譯|羅逸飛

    參考資料:

    https://www.newmuseum.org/exhibitions/view/judy-chicago-herstory

    https://www.nytimes.com/2023/10/12/arts/design/judy-chicago-new-museum-art-feminism.html

    https://www.wsj.com/arts-culture/fine-art/judy-chicago-herstory-review-the-many-facets-of-a-feminist-icon-airdigital-c69d864e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entertainment/art/2023/10/18/judy-chicago-new-museum-show/

    https://www.vulture.com/article/judy-chicago-herstory-new-museum-review.html

    https://www.vogue.com/slideshow/new-museum-dior-judy-chicago-2023

    展覽信息:

    08.jpg“朱迪·芝加哥:她歷史”

    JUDY CHICAGO: HERSTORY

    展覽地點:紐約新美術館

    展覽時間:2023年10月12日 - 2024年1月14日

    2012中文字幕免费高清_JAPANESE丰满人妻HD_蜜桃麻豆果冻无码专区在线观看_久久精品一本到88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