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yfezj"><tr id="yfezj"><u id="yfezj"></u></tr></em>
<button id="yfezj"><acronym id="yfezj"></acronym></button>

<progress id="yfezj"><big id="yfezj"></big></progress>

<dd id="yfezj"></dd>
  1. <th id="yfezj"></th>
    EN

    “編輯”藝術|“聲波領域”:露西婭·蘇泰伊與陸明龍的對話

    時間: 2023.11.23

    640.jpg

    2023年10月,中央美院藝訊網2023線上展覽《“編輯”藝術:虛擬空間中的漫游者》正式上線(https://exhibition.cafa.com.cn),15組“藝術家+策展人”分別帶來了他們的對話、創作與思考。

    本期將帶來現居倫敦,曾任斯洛維尼亞國際平面藝術中心/盧布爾雅那平面藝術雙年展(MGLC)策展人及國際藝術駐地負責人的露西婭·蘇泰伊(Lucija ?utej)與同在倫敦的電影制片人、音樂家和藝術家陸明龍(Lawrence Lek)的合作展廳《聲波領域》。在陸明龍的藝術實踐中,他擅于將建筑、游戲、視頻、音樂和小說等多種實踐融合到一個不斷擴展的電影宇宙中。他的作品通常以環環相扣的敘事和反復出現的流浪者形象為特色,探索人工智能和社會變革時代的技術進步神話。

    露西婭·蘇泰伊+陸明龍 展廳二維碼.png

    掃描二維碼進入露西婭·蘇泰伊  +  陸明龍的合作展廳(連接VPN,體驗更多)

    640.png露西婭·蘇泰伊(Lucija ?utej)

    640-1.jpg陸明龍(Lawrence Lek)

    陸明龍《邂逅》動圖截圖,專輯:《愛道》原聲配樂(2020)電影:《愛道》(2019)由陸明龍和塞司·司格特(Seth Scott)創作,音樂廠牌:Hyperdub唱片公司。

    原作鏈接:https://vimeo.com/847896888/982c9c33c8?share=copy

    隨著我們與技術之間不斷增長的互動和交流,線上展覽“編輯藝術:虛擬空間中的漫游者”對數字世界中的“總體”藝術體驗進行了積極的研究。陸明龍(Lawrence Lek)在多方面的藝術實踐將其背景和工作經歷融入游戲、電影和音樂的架構,展現了由于與技術的日常接觸和互動,我們的行為模式和對現有環境以及新環境的反響/回應也在不斷變化。

    陸明龍將“聲波領域”(Sonic Territories)的展示,設想為接入聲音性質的一種常開觸點(通過精心布置的聲景),這種聲音在數字通信中是一個單獨的實體;同時,從其更廣泛的作用上來講,這也是藝術家虛擬作品(基于特定場景)的構建機制。作為一種交流工具,聲音的無窮可能性與關聯環境進行直接對話——對聽眾來說,不會有隔離、暴露和接收的行為,它們總是非線性的。對于虛擬現實(VR)來說,聲音體驗是沉浸式的——它幫助建立當前信息,激發想象,喚起回憶,并由此幫助構建新的場景和空間。

    我們通過識別空間、物體和事件來理解周圍環境,聲音對這種處理能力起著重要作用。約翰·凱奇(John Cage)解釋了聲音和人造環境之間的復雜關系(通過研究當代建筑的作品),克勞迪奧·安布羅西尼(Claudio Ambrosini)等藝術家專注于研究技術的局限性(尤其是當時的運動圖像支持技術,例如索尼Portapak攝像機)。在《燈光視唱練耳》(Light Solfeggio)中,藝術家和作曲家安布羅西尼通過展示音樂節奏及其對環境的影響,從視覺上跨越了當時數字技術的可能性和局限;他借助閃光燈及其根據各種演奏法產生的特有的光強傳播,從而展現出所有可能的音樂單元劃分。陸明龍的多層次藝術實踐依賴于激活認知技能的聲音,探尋了我們與擬真之間的關系;這些實踐通過推測未來設計、研究已有人造環境,以及我們如何應對這些強化過的軌跡(從繪畫到特定虛擬空間),承擔起策劃性和編輯性的角色。

    陸明龍《虛幻》動圖截圖,專輯:《愛道》原聲配樂(2020)電影:《愛道》(2019)音樂廠牌:Hyperdub唱片公司。原作鏈接(來源于Hyperdub):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gqFPs_9JjU

    對于“聲波領域”,我們鼓勵觀眾關注聲音體驗(作為一個信息載體)是如何在虛擬現實中發生改變的——在這里,空間通過音樂演奏法進行轉換,噪聲是(對預先存在的和推測性的特定虛擬空間的)一種激發。聲音在虛擬現實中識別空間的能力是什么?觀眾們形成了怎樣的聆聽習慣(在精心策劃且可控的聲音下)?聲音喚起回憶的能力在虛擬現實中有重新配置嗎?在虛擬環境中,聲音是如何創造、呈現和分布的?聲音與新的或“設計”過的環境建立關系和對話的能力是什么?

    通過對陸明龍音樂作品的布展,我們鼓勵來訪者探索聲音創造新空間的能力,并自我體會聲音對個人在虛擬空間中藝術體驗的影響。

    露西婭·蘇泰伊:您第一次接觸電子音樂是何時何景?

    陸明龍:我做音樂家的時間比做視覺藝術家的時間長?;叵?1世紀早些年,我的青少年時代,當時還處在一個稍早于互聯網的音樂發現階段——通過現場音樂和唱片商店,基本上就是去實體地點看看,尋找一些東西。尤其是大約(在我從新加坡搬去倫敦)的時候,那些如今已舉足輕重的唱片公司的影響力,例如Warp公司和XL公司,十分令人著迷。

    在當時的新加披,電臺很受大眾的歡迎,主要是搖滾音樂和流行音樂。在英國,電臺節目中也有許多受電子音樂影響的產品——明顯更加流行和主流,但本質上還是歡快的曲調;我對這些仍記憶猶新。作為一個音樂創作者,我演奏電子鼓和吉他,并將它們記錄在四軌盒式磁帶中。我對音樂的著迷就像是一個粉絲,而不是一個制作人。我發現事物的方式與探索城市有著密切關系。想到哪里有一個唱片商店——我就要去看看。與此同時,那時特定的音樂在特定的場所發行,而現在很明顯的是,所有類型的音樂都在各處發行——這是些許不同之處。

    露西婭·蘇泰伊:您有過樂隊嗎?

    陸明龍:是的,我有過幾個樂隊但都不太正式。大約從2009年至2012年,我很認真地在做樂隊、演出和合成音樂。但當時的音樂技術也與現在是不同的;當我提及音樂技術時,我指的是它影響了制作文化,像是發行、表演、表演空間等等。2003年左右開始有了MySpace,大概在2005年,我第一次在網絡上發行音樂。想當初,YouTube也不過是在2005年出現的。因此,那時是一個非常不同的互聯網時代。

    我的興趣其實在于自己動手(DIY)制作音樂、獨立音樂、雜志、樂隊,以及用DIY的方式來分享事物。因此,總的來說在2000年之后的那段時間,從用磁帶記錄,把它帶到唱片商店,再到發布在MySpace,以及后來的文件共享——這是一次完整的進化!

    在樂隊中工作和擁有樂隊——我對樂隊的神話很感興趣,它們始于藝術學院和玩轉聲音的藝術家們。我總能被這種視覺藝術文化和不被分割的音樂所吸引。

    陸明龍《追隨者》(歌劇女主角主題曲)動圖截圖,專輯:《愛道》原聲配樂(2020)電影:《愛道》(2019)音樂廠牌:Hyperdub唱片公司。原作鏈接(來源于Hyperdub):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LBenXR6QpA露西婭·蘇泰伊:您的音樂和基于音樂的表演是如何轉化為電影作品的?您如何看待其中的相互聯系?

    陸明龍:通常我都是靠直覺工作,因此需要花點時間來思考這個問題。用空間實踐或建筑舉個例子:在建筑中,你總是在構想或組裝一個未來即將制造出來的事物的表現形式。就像你在做一個二維的表現形式,比如一個三維事物的圖畫,或是一個虛擬模型而不是實體建筑。因此,在建筑中,這種表現形式與所謂的真實事物之間的區分得到了充分的探索。但對我來說,音樂吸引人的部分在于你可以既是創作者(如果可以這么說的話)又是表演者;你總是有一個創作和表演的階段。當然,在某些類型的音樂中,例如即興爵士樂,表演同時也是創作。當代創作者的不同實踐并未融入其創作的表演階段,因為他們是想象音樂如何響起,與表演領域是分開的。

    這影響了我對創造性過程的思考,我可以花上三年時間研究一些虛擬3D模型,然后是在電影攝制或表演中對它們進行拍攝——這是實時發生的。我喜歡思考電影制作,盡管它是虛擬世界中的一種表演。自從我在許多動畫和視覺產品中使用游戲引擎,我既可以構建事物——創作的過程——也可以將世界作為一種視聽表演進行實時拍攝。因此, 這讓我將按時間開展工作的不同方式聯系了起來。

    我用一種非常具體的方式思考,這幫助我將復雜的過程分成許多直覺的片段。例如,在商業電影制作中,你經常要到最后才處理聲帶。你拍攝場景、剪輯圖像,然后創作者會為圖像編曲。經常會有一種非常線性的生產過程——寫作、拍攝、剪輯、編曲。然而對我來說,在我的許多(展出的)作品中,制作過程實際上是相反的。在我的電影《愛道》(AIDOL,2019),《寺廟》 (Temple,2019)和《風水師》(Geomancer,2017)中,我在動畫制作或表演前就做好了聲帶。我會從聲帶開始設置情感基調。與此同期,我會創作3D環境,這樣到了將3D環境轉為動畫時,我就可以遵循一條時間線。我在虛擬世界上遇到的一個問題是,你在三維空間中獲得大量自由,在時間上也幾乎沒有邊界。奇怪的是,為視頻制作音樂可以幫助落實那些或許懸而未決的過程。

    露西婭·蘇泰伊:可以再深入談談聲音在探索虛擬現實方面的作用嗎?尤其是通過您關于中國未來主義電影世界觀的作品。

    陸明龍:對我來說,聲音的作用存在于許多不同的維度。一個是通過營造情感氛圍或創造不一定符合邏輯的回憶感,但這更多是經驗之談。而且我認為還有一種方式,那就是聲音和圖像作用迥異但又互為補充(在電影制作和游戲中)。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在電子游戲設計中,聲帶的相對音量是截然不同的。在敘事電影中,通常來說,嗓音音量在音景中是最大的,因為最主要的意義需要通過嗓音來傳達,所以觀眾可以跟上情節。除非是動作電影,音響效果會更強一些。

    在電子游戲中,音響效果比在電影中會更強一些,因為游戲設計者想創造一種讓玩家更加沉浸的感覺。而玩家對音響效果有更多的控制,例如,他們可以決定何時開槍或者砸墻。因此,將動作的音響效果放大可以幫助創造沉浸感。當然了,不同的音樂流派,例如搖滾或舞曲、鼓聲、各種樂器,以及人聲都有著各自不同的平衡點。

    在我們本次展示的項目中,例如《愛道》,我想讓格式變得模棱兩可——整部長篇電影可以被視為一個持續一小時的宣傳音樂視頻。也有音樂劇或歌劇,它們的音樂不是為劇本中的情感服務的。對于長階段的創作,例如雙張專輯,或是一部兩小時的長篇電影,我覺得藝術家有更多的空間去玩轉內部結構,在不同事件中流動穿梭。在這段更長的時間里,你有機會為玩家或觀眾創造更多的意義。

    陸明龍《亡靈》動圖截圖,專輯:《寺廟》原聲配樂(2020)項目:《寺廟》(2019)音樂廠牌:Vinyl Factory。

    原作鏈接(來源于 Vinyl Factory):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9Cgqt8gMQA

    露西婭·蘇泰伊:您的作品也涉及到了人工智能創作的藝術概念,以及關于著作權的更重要的問題。

    陸明龍:這個問題涉及到很多不同的維度。著作權和勞動從根本上來說是關于所有權的問題,是道德的維度。

    我認為與人工智能(尤其是與技術)相關的更廣泛的問題是,出于某種原因,音樂通常是最先利用新技術的流行藝術形式。特別是談到發行或復制作品,或通過新樂器來合成新聲音。因此,無論它是通過黑膠唱片錄制,還是使用蠟筒,CD,直到文件分享技術。讓我感到有趣的是,音樂和音樂家們真的會飛速地利用技術或被技術利用?;蛟S,這是因為流行音樂家將他們的身份與商品和舞臺熒幕的宣傳形象緊緊捆綁在了一起。

    這里不僅僅是著作權的問題,還有利用人工智能對角色進行不斷的復制。這將一些老明星重新塑造為更具交互性、復興的版本,正如我們所看到的Abba(瑞典流行組合,成立于1972年)或Tupac(美國說唱歌手、詞曲作者、演員、詩人圖派克·夏庫爾,1971年6月16日–1996年9月13日)的全息影像巡回演出。模擬音樂家及其創作作品的想法,是充分利用技術的一種極其盈利的方式。所以《愛道》所講述的受人工智能和技術影響的歌手,正是對這種觀察的清晰了當的描述。它所圍繞的正是藝術家的權利和著作權等等。

    當談及分享和所有權時,我感覺有兩個純粹不同的陣營。在文件共享方面也是這樣;一些樂隊的表現是:這很棒,我們的東西盡管分享,我們已經是百萬富豪了,另一些卻不以為然——我們要抵制這種侵權行為。對于音樂和軟件行業之間的分享工作,不同的態度之間也有著非常強烈的聯系。例如在編程中,開源軟件和付費證書之間的較量已經是一場極其成熟的爭論了。許多程序員認為軟件免費是一種思想觀念或道德精神層面的概念。就像他們想為維基百科(Wikipedia)或維基百科的后端發展做出貢獻,因為他們相信,這是為了全球人類的利益。其他一些開發者或許覺得他們的作品和時間是一種商品,因此拒絕分享。

    藝術家和軟件開發者之間有著很強的聯系,因為從根本上來說,二者都經常制作無形的產品——代碼或音樂。因此,我認為音樂媒體的無形性使其本身就容易被復制。聲音也不想受到遏制,它的本質就是傳播。

    從全球范圍來看,我并沒有專業音樂家那樣龐大的追隨群體,我沒有獲利百萬或有其他收益。所以我的立場是:盡管分享我的音樂。我認為這很棒。因為我就是在這種音樂文化中成長的。另外,音樂不是我收入的主要來源。從本質上來說,我從事音樂是因為我熱愛音樂,不是因為我依賴音樂。因此,我對于分享的態度只是針對我的具體情況來說的。但對于那些將表演和創作作為唯一生活來源的人來說,例如樂手、皇家音樂博物館等等——人工智能自然對他們是一個巨大的打擊。所以,從那種意義上來說,有關勞動的問題就完全不同了。

    陸明龍《道路》動圖截圖,專輯:《寺廟》原聲配樂(2020)項目:《寺廟》(2019)音樂廠牌:Vinyl Factory。

    原作鏈接(來源于 Vinyl Factory):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2vvD3PVnbE 


    露西婭·蘇泰伊:您認為數字藝術世界的未來是什么?

    陸明龍:作為一個長期從事數字藝術的人,我感覺在過去三到四年里,許多創作者或個人的態度發生了巨大轉變,他們曾經特別抗拒數字藝術概念和在網絡上制作東西的想法。我認為數字藝術世界的未來與一般文藝界的未來沒有什么不同。這是一個良好的態勢。

    我認為數字藝術界的問題與文化在各個方面的問題是相同的——生產過剩的問題。從創新的角度來看,我完全贊成這一點。技術創造了實驗。從經濟的角度來看,這很具有挑戰性,并且讓人吃驚的是,它硬生生將焦點轉移到了很多非倫敦、巴黎、紐約、柏林或香港等傳統西方全球化中心的地方。我很高興能經常在數字藝術作品中看到這一點,最有趣的作品是由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制作的?;氐轿沂侨绾伟l現藝術的,我想那就是未來。所以,我感到數字作品以一種真正在全球擴散的方式傳播,而且主張平等主義,這種潛力令人驚嘆。

    我看到數字藝術界的成長,很多也許并不出現在傳統全球中心,而是在于全世界的孩子都在制作東西,他們想要與一百個朋友或數百萬個追隨者一起分享。我認為這很棒。但以此為生就不能一概而論了。說實話,第一步只需要制作東西、分享作品、收獲反饋,同時積攢動力、反復去做。也許這最終會成為一項事業。所以我想,如果有更多的人更經常地投入這項事業,那就太棒了。

    陸明龍《超級巨星》動圖截圖,專輯:《愛道》原聲配樂(2020)電影:《愛道》(2019)音樂廠牌:Hyperdub唱片公司。

    原作鏈接(來源于Hyperdub唱片公司):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Xd-Bxtdqak

    策展人&藝術家簡介:

    露西婭·蘇泰伊(Lucija ?utej)是一位獨立策展人和作家,現居倫敦,擁有設計專業的教育背景。她曾在斯洛維尼亞的國際平面藝術中心/盧布爾雅那平面藝術雙年展(MGLC)擔任策展人和國際藝術駐地負責人。她最近一次在該機構推出的大型展覽和專著是《攝影/版畫》(Photo/Print)。她曾與MGLC 的另一位策展人格雷戈爾·德拉日勒(Gregor Dra?il)一起,代表該機構團隊參加由MGLC、利物浦雙年展、柏林雙年展、RIBOCA 和卑爾根藝術中心共同舉辦的多年雙年展藝術節(Perennial Biennial)。

    2020年,蘇泰伊曾為倫敦奧地利文化論壇、倫敦藝術大學、維也納美術學院和奧地利文化部策劃出版物《新常態》(The New Normality /Die Neue Normalit?t),探討全球疫情時期的藝術創作和展覽制作,研究新常態到底是什么。最近,蘇泰伊創辦了慢藝術和建筑平臺 INFRA (https://infra-magazine.com),致力于文化交流,以實現更廣泛的學習,并促進對視覺藝術領域未來的可持續思考,尤其是藝術、建筑和設計方面,途徑包括推廣前沿創新者和創意者的作品,如新型建筑材料領域的艾蒂安·伊薩(Etienne Issa)、藝術家書籍領域的羅馬當代藝術博物館(MACRO)總監盧卡·洛·平托(Luca Lo Pinto)、策展方式領域的杰羅姆·桑斯(Jerome Sans)等等。

    此外,蘇泰伊還是一位活躍的撰稿人,為眾多國際藝術和建筑出版物供稿。她參加過許多藝術家座談會,比如最近在倫敦馬賽克房間藝術館與巴西姆·馬格迪(Basim Magdy)和安吉麗娜·拉達科維奇(Angelina Radakovi?)對話交流。

    陸明龍(Lawrence Lek)是一位電影制片人、音樂家和藝術家,擅長將建筑、游戲、視頻、音樂和小說等多種實踐融合到一個不斷擴展的電影宇宙中。過去十年里,陸明龍把他那一代人常用的媒介形式,如視頻游戲和計算機生成的動畫,融入到特定場所的裝置和數字環境中,并將其描述為“現成物品和情境的三維拼貼”。他的作品通常以環環相扣的敘事和反復出現的流浪者形象為特色,探索人工智能和社會變革時代的技術進步神話。

    他的作品曾在多次參加國際性的展覽,近期的個展包括《黑云公路》(Black Cloud Highway),薩迪·科爾斯總部(Sadie Coles HQ),倫敦(2023年);《忘憂草(頤和園遺址)》(Nepenthe (Summer Palace Ruins)),QUAD,德比(2022年);《后中華未來主義》(Post-Sinofuturism),誌屋,上海(2022年);《影子寫手》(Ghostwriter),布拉格當代藝術中心,布拉格(2019年);《遠見自由港》(Farsight Freeport),巴塞爾 HEK 電子藝術之家,巴塞爾(2019 年);《無店》(N?tel),魯爾城市藝術館,埃森(2019 年);《愛道》(AIDOL),薩迪·科爾斯總部(Sadie Coles HQ),倫敦(2019 年);《無店》(N?tel),海牙之流藝術館(Stroom Den Haag),海牙(2018 年);2065,K11 藝術空間,香港(2018 年);《玩站》(Play Station),藝術之夜(Art Night),倫敦(2017 年)。他的作品還在國際上眾多群展、雙年展和電影節上亮相,包括第五屆科欽-穆吉里斯雙年展雙年展,科欽(2022 年);三星美術館(Leeum), 首爾(2022 年);澳大利亞當代藝術博物館,悉尼(2022 年);鹿特丹國際電影節,鹿特丹(2020 年和 2018 年);第 17 屆威尼斯建筑雙年展,威尼斯(2021 年)等。陸明龍為其電影創作配樂并進行現場視聽混音,經常將其開放世界游戲融入其中,其配樂作品包括《寺廟》(Temple)原聲帶(The Vinyl Factory,2020 年)和《愛道》(AIDOL)原聲帶(Hyperdub,2020 年)。陸明龍曾獲得 2017 年哲爾伍德/電影與錄像獎(Jerwood/FVU) 和 2015 年新銳藝術家獎(Dazed Emerging Artist Award)。2021 年,他獲得了第四屆VH獎終極大獎(VH Award Grand Prix)和洛杉磯郡藝術博物館(LACMA)2021藝術與技術實驗室獎金。陸明龍現生活工作于倫敦。

    (肖像攝影:伊利耶斯·格里耶卜,由巴塞爾藝術展提供)

    2012中文字幕免费高清_JAPANESE丰满人妻HD_蜜桃麻豆果冻无码专区在线观看_久久精品一本到88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