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專(zhuān)訪(fǎng)|孟祿?。何覍Ξ斍笆澜绲睦斫?,都蘊含在我的視覺(jué)符號中

時(shí)間: 2024.4.15

2024年4月6日,“孟祿丁·極目”在成都市美術(shù)館開(kāi)幕,作為孟祿丁在成都亮相的首次大型個(gè)展,展覽以“朱砂”系列為主要線(xiàn)索,呈現出藝術(shù)家近年來(lái)創(chuàng )作的十件/組裝置與繪畫(huà)作品。其中,在高達15米,空曠簡(jiǎn)約的展廳中,最為引人注目的《朱砂·祭》系藝術(shù)家就成都市美術(shù)館空間特點(diǎn),所專(zhuān)門(mén)打造的高13米、寬6米,由24張牛皮構成的大型裝置作品,亦構成了本次展覽的一大亮點(diǎn)。

 “孟祿丁·極目”展覽現場(chǎng)

就像展覽策展人馮博一為本次個(gè)展撰寫(xiě)的《孟祿?。簶O目所示》一文所陳述的那樣,整體看來(lái),從藝術(shù)家1985年創(chuàng )作超現實(shí)主義作品《在新時(shí)代——亞當夏娃的啟示》,到1987年畢業(yè)之初探表現主義風(fēng)格的《紅墻》、《足球》等系列,到他由具象過(guò)渡至抽象語(yǔ)言的“元態(tài)”系列,到他在作品中加入機械之“力”,以探索主體性問(wèn)題的“元速”系列,再到近年來(lái),他以材料為引線(xiàn),仍在持續深化并不斷取得新進(jìn)展的“朱砂”系列,可以說(shuō)孟祿丁的創(chuàng )作脈絡(luò ),具有一條層層推向“純化視覺(jué)語(yǔ)言”的過(guò)程,其藝術(shù)創(chuàng )作脈絡(luò )清晰可辨,而他不同階段的表達核心,始終關(guān)涉藝術(shù)家對于世界的個(gè)人感知、反饋與思考。

孟祿丁 《在新時(shí)代——亞當夏娃的啟示》創(chuàng  )作過(guò)程 美院畫(huà)室 1985.jpg《在新時(shí)代——亞當夏娃的啟示》創(chuàng )作過(guò)程,美院畫(huà)室,1985

孟祿丁畢業(yè)創(chuàng  )作《足球》1987.jpg畢業(yè)創(chuàng )作《足球》,1987

《中國美術(shù)報》刊登《純化的過(guò)程》1988.jpg《中國美術(shù)報》刊登《純化的過(guò)程》,1988

題目中的“極目”,是策展人馮博一與藝術(shù)家研究討論的結果,將具有臨界、邊際與無(wú)遠弗屆意義的“極”,與表達目之所及的視覺(jué)張力的“目”的結合,概括傳達出藝術(shù)家在本次個(gè)展里,試圖營(yíng)造的特殊藝術(shù)“場(chǎng)”——其中冷靜而不失嚴謹的處理,與節制含蓄的藝術(shù)態(tài)度并存。

藝術(shù)家將本次“孟祿丁·極目”大型個(gè)展,視作他對于材料實(shí)驗與藝術(shù)探索深化的一次較為豐富的展示。面對孟祿丁近年來(lái)豐富的創(chuàng )作,展覽傾向于提供一份凸顯克制美學(xué)的作品名單,其中包括,“元速”系列,和該系列過(guò)渡至“朱砂”系列的作品《元速朱砂》,繼而引入藝術(shù)家近年來(lái)探索的重點(diǎn)“朱砂”系列。

 “孟祿丁·極目”展覽現場(chǎng)

孟祿丁對“朱砂”的興趣正初始于“元速”系列的機器創(chuàng )作實(shí)踐期間,他在2018年左右,受個(gè)人生活經(jīng)驗的偶然觸發(fā),藝術(shù)家開(kāi)始將朱砂等帶有特定文化“能量”的材料,納入其創(chuàng )作語(yǔ)言的轉化范疇?;谥焐?、雄黃、石青等擁有特殊文化符號屬性的材料,在與作品中抽象語(yǔ)言的互動(dòng)之中,藝術(shù)家打開(kāi)了某種精神性的空間,開(kāi)辟了新的創(chuàng )作篇章。

更進(jìn)一步地,展覽同時(shí)以裝置《朱砂·祭》,連同引入了更多材料和火燒技術(shù)的“朱砂”系列新作,呈現藝術(shù)家“朱砂”系列的最新深化與拓展方向。策展人用“圖像‘魔塊’”形容藝術(shù)家利用朱砂、雄黃等材質(zhì)所構成的圖像,試圖逼近藝術(shù)家所想要表達的“超越經(jīng)驗與想象之外的現實(shí)”。所有既平靜又充滿(mǎn)內在對抗性的“圖像‘魔塊’”,在近2000平方米,挑高近15米的開(kāi)闊美術(shù)館空間中,制造出了一個(gè)精神性的“修煉現場(chǎng)”,這一彌漫著(zhù)寧靜、肅穆與神秘氣息的特殊場(chǎng)域,試圖引領(lǐng)觀(guān)者體會(huì )在作品、空間之間,不同的能量在循環(huán)中互動(dòng),自然地步入藝術(shù)家著(zhù)意營(yíng)造的——一個(gè)既“自我封閉又無(wú)限延伸的視界”(馮博一語(yǔ))。

 “孟祿丁·極目”展覽現場(chǎng)

此外,本次展覽“孟祿丁·極目”還特設文獻回顧板塊,藝術(shù)家親自挑選其四十年藝術(shù)生涯中具有重要價(jià)值和意義的文字、圖片、視頻與出版等資料,由此構成和串聯(lián)起一部具有孟祿丁個(gè)人創(chuàng )作履跡的中國當代藝術(shù)圖像史。

正如藝術(shù)家在下文的專(zhuān)訪(fǎng)中所述,本次個(gè)展中一切關(guān)乎主題、布局的精致排布與反復考量,是由于他期待展覽能在整體上構成一件作品,并經(jīng)由這件作品,在視覺(jué)上引發(fā)觀(guān)者的共鳴——“我希望這個(gè)展覽能讓人們站在未來(lái)回望時(shí),能夠引發(fā)深刻的思考”,即使經(jīng)歷時(shí)間的跨度,仍能從中感受藝術(shù)家對于現實(shí)的真實(shí)回應。

WechatIMG1052.jpg孟祿丁,中國當代抽象藝術(shù)重要的代表性藝術(shù)家。1962年生于河北保定市,1987年畢業(yè)于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油畫(huà)系,并留校任教?,F為中央美院油畫(huà)系教授、博士生導師,北京電影學(xué)院特聘博士生導師?,F生活、工作于北京。

Q: 首先請談一談本次展覽的由來(lái)。展覽題目中“極目”二字似乎傳達出某種對未來(lái)的感受。從展覽主題、作品選擇與展覽最終的視覺(jué)呈現,希望傳遞給大眾怎樣的感受?

孟祿?。撼啥济佬g(shù)館作為成都市的一個(gè)新項目,已經(jīng)承辦了兩屆成都雙年展,此外還舉辦了一系列的藝術(shù)家個(gè)展,我的個(gè)展原定于去年12月舉行,但由于雙年展的繁忙等問(wèn)題,展覽推遲到了今年春季,我想春暖花開(kāi)的成都也很適合舉辦展覽。

這次展覽我邀請了老友馮博一策展,我們從80年代就認識,這是我們第一次合作。他在策展方面擁有豐富的經(jīng)驗,我們在策展理念和學(xué)術(shù)態(tài)度上也非常一致。我們對展覽的主題也進(jìn)行了幾次深入討論,最終選擇了“極目”,這樣一個(gè)能夠體現極致與遠望的展覽主題??紤]到展覽空間的特殊性——近2000平方米的大空間,我們計劃展出幾組作品,以營(yíng)造一種開(kāi)闊的視覺(jué)效果。雖然數量不多,但我的作品,特別是成組的作品和大型繪畫(huà),可以支撐起這樣一個(gè)大空間。

展覽的主題與我作品的內容和布局緊密相關(guān),反映了對現實(shí)的深刻回應,包括對生命的祭奠和對未來(lái)的期待。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夠觸動(dòng)觀(guān)眾的身心,在視覺(jué)上引發(fā)共鳴。本次展覽也是我近幾年工作的延續,我希望這個(gè)展覽能成為過(guò)往幾年的歷史見(jiàn)證,讓人們在未來(lái)回望時(shí),依然能引發(fā)深刻的思考。

WechatIMG401.jpg孟祿丁在展覽布展現場(chǎng)

Q: 觀(guān)察本次個(gè)展,作品體量、材料似乎都發(fā)生著(zhù)變化,例如,綜合材料的數量和裝置的體量都有所增加,創(chuàng )作變化背后的考量在于?

孟祿?。何抑暗淖髌烦霈F過(guò)不少大型作品,特別是在“元速”系列中。鑒于本次的展覽空間相比之前的個(gè)展更加開(kāi)闊,因此我在過(guò)去一兩年,專(zhuān)門(mén)為此準備了更大尺寸的作品。

年底我計劃在湖北美術(shù)館舉辦個(gè)展,雖然層高有限,但展覽空間會(huì )更大,大約3000平方米,分為三個(gè)展廳。所以在湖北美術(shù)館的展覽中,我們會(huì )更加強調整體空間的視覺(jué)呈現,策展人崔燦燦提出的梳理性的策展方案,也非常適合大型空間,能夠通過(guò)創(chuàng )建幾個(gè)相對完整的小空間,更全面地展現創(chuàng )作的發(fā)展鏈條。

WechatIMG403.jpg“孟祿丁·極目”展覽現場(chǎng)

Q: “朱砂”系列延續至今,該創(chuàng )作系列經(jīng)歷了大致怎樣的發(fā)展,且目前處在怎樣的階段?

孟祿?。涸缜拔覕U展了“朱砂”系列,加入雄黃的元素。到2022年,我舉辦了四次個(gè)展,再次引入了新的嘗試。2022年7月在上海春美術(shù)館的“元色”展覽中的作品,我選擇了三原色之一的藍色,來(lái)探索色彩的本質(zhì)與純粹性,這些嘗試都是我對顏色基本元素的一種回歸。

朱砂和雄黃一直是我作品中持續出現的元素。這次我在成都展覽中加入了新的變化,引入綜合材料,尤其是使用火燒技術(shù)。我在錫紙上進(jìn)行火燒,讓火燒后在錫紙上留下的痕跡成為作品一部分。在去年的雙年展上,我已經(jīng)展出了一件類(lèi)似的作品,這次個(gè)展將呈現四五組采用火燒技術(shù)的作品,希望向大家展示我作品中新的實(shí)驗性。

臉 400x250cm 布面礦物質(zhì)顏色 2023.jpg臉,400x250cm,布面礦物質(zhì)顏色,2023

我雖然使用了傳統材料,但它們無(wú)論在文化層面還是實(shí)際功能上,也與現實(shí)生活緊密相關(guān)。我也特別看重朱砂的象征意義,火與朱砂緊密相連,在300度的高溫下,朱砂會(huì )發(fā)生變化?;鹣笳髦?zhù)能量、自由。我希望人們能將朱砂和火結合起來(lái),通過(guò)視覺(jué)感受體驗其中蘊含的概念。

Q: 神秘的氛圍與作品氣場(chǎng),您在采訪(fǎng)里也說(shuō)本次展覽的主題,“生命的祭奠與回應”似乎與成都這個(gè)城市的環(huán)境有關(guān)?

孟祿?。哼^(guò)去的兩三年中,全球每個(gè)人其實(shí)都經(jīng)歷了巨大的變化,我的作品中也用一些符號來(lái)表達我的態(tài)度和世界觀(guān),我對當前世界的理解,都蘊含在我的視覺(jué)符號中。

這次展出的作品中包含了牛皮這種生物材料,我認為生命正是當前人類(lèi)面臨的一個(gè)非?,F實(shí)的問(wèn)題。我們都在面對死亡,對未知的期待,或許還有迷茫和更多復雜的情感。所以,在整體的布展、每件作品的制作上,無(wú)論是材料選擇、視覺(jué)符號還是色彩應用,我的作品都與現實(shí)世界的感應相通,都在試圖表達這種深層的聯(lián)結。

朱砂   290×290cm  布面礦物質(zhì)顏料  2023.jpg朱砂,290×290cm,布面礦物質(zhì)顏料,2023

Q: 這次展覽的作品中還使用了哪些符號?

孟祿?。何业淖髌分羞€包括了火紋,有兩張面具旁邊就是火紋,這是因為作品中有燒制的元素。這個(gè)火紋的概念,其實(shí)我從2021年開(kāi)始在“雄黃”系列中就已經(jīng)使用。也包括“丁”,它不僅是我名字里的一個(gè)字,我也感到它能夠帶來(lái)一種平靜的力量,同時(shí)也蘊含了個(gè)人化和個(gè)人意志的元素。

朱砂  160×173cm 布面礦物質(zhì)顏色 2023.jpg朱砂,160×173cm,布面礦物質(zhì)顏色,2023

Q: 您曾談及“傳統與未來(lái)”的問(wèn)題時(shí),表示“如何把這種世界觀(guān)和觀(guān)看方式轉化成當代的方式和語(yǔ)言,這是我們現代人需要思考和探尋的”,這種轉化對您來(lái)說(shuō)經(jīng)歷了怎樣的不同階段與個(gè)人體會(huì )?

孟祿?。何覐男〗邮芰酥袊慕逃?,而后也在西方生活過(guò),之后又回到中國。個(gè)人而言,我并不太刻意去區分中西的世界觀(guān),因為我覺(jué)得這種區分非常困難,所以也沒(méi)有特意去強調我所擁有的是傳統元素還是西方元素。

從附中開(kāi)始接受的教育經(jīng)歷來(lái)看,我更多關(guān)注的是西方現代主義。思考問(wèn)題的時(shí)候,更傾向于強調個(gè)人的獨立性。我認為,如果一個(gè)人有正確的世界觀(guān)和價(jià)值觀(guān),就沒(méi)有必要過(guò)分強調民族性或地域性。我們應該基于真實(shí)感受和認知去思考藝術(shù),甚至是社會(huì )本身,這才是正確的方向。所以,我不太關(guān)注別人對這些問(wèn)題的討論,自己也不刻意思考,更不去標榜,那樣容易讓問(wèn)題偏離本質(zhì)。

孟祿丁《足球》草圖 1987.jpg孟祿丁,《足球》草圖,1987

孟祿丁 生靈 90??130cm 布面油畫(huà) 1987.jpg生靈,90x130cm,布面油畫(huà),1987

Q: 您過(guò)往作品里的機械感與未來(lái)感,也延續到了“朱砂”系列中,并與傳統因素產(chǎn)生了某種碰撞,這種張力也是您所尋求的藝術(shù)表達中的一部分嗎?

孟祿?。何蚁脒@是一個(gè)非常自然的選擇。所謂的傳統材料,比如朱砂或雄黃,在西方也有使用。其實(shí),如果我們換個(gè)角度看,油畫(huà)和布面也都是傳統材料。對我們現代人來(lái)說(shuō),我們已經(jīng)沒(méi)有太多媒介的界限了。作為藝術(shù)家,更重要的是如何表達思考和觀(guān)念,表達的內容決定了藝術(shù)家可以使用任何材料。

例如,我從80年代開(kāi)始使用傳統材料,1988年“油畫(huà)人體藝術(shù)大展”時(shí),我的作品就結合了宣紙、墨和油畫(huà)。個(gè)人并不覺(jué)得使用這些材料有何種特殊性。如果一些材料能表達我想說(shuō)的東西,或者能提供一種新鮮的表達方式,我就會(huì )使用,甚至包括機械。所以,這些材料對我來(lái)并不具備什么特殊的意義,只是為了我的表達而服務(wù)。

朱砂·雄黃·石青 400x400cm 布面礦物質(zhì)顏色 2023.jpg朱砂·雄黃·石青,400x400cm,布面礦物質(zhì)顏色,2023

Q: 您曾在采訪(fǎng)中提及關(guān)于朱砂等礦物質(zhì)材料的一些有趣而生動(dòng)的感受,現在您對這些材料有什么新的理解嗎?

孟祿?。何矣X(jué)得現在的感受可能比以前還要更深刻、更廣泛、更沉重。我看到、聽(tīng)到、感應到也思考著(zhù)很多奇異生動(dòng)的東西,同時(shí)也敏感地感受著(zhù)周?chē)澜绲牟缓侠碇帯?/p>

這種感受讓我能夠更持續地獲取更多的信息,這些信息不僅僅是關(guān)于我們傳統的或者我講述的一些故事,而是關(guān)于我們所面臨的整個(gè)社會(huì )的事件與挑戰。有很多東西讓我深受觸動(dòng),促使我去使用這些材料。通過(guò)這些材料,我能產(chǎn)生一種更高維度的視覺(jué)或心理上的象征性聯(lián)想,因此我持續地應用這些材料。這兩年來(lái),我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了這一點(diǎn),我認為這非?,F實(shí)、非常貼近當下。

Q: 您如何看待近年抽象藝術(shù)獲得愈發(fā)高漲的關(guān)注?

孟祿?。喝缃裼懈嗄贻p的抽象藝術(shù)家不斷涌現,大眾、藏家和業(yè)界也越來(lái)越關(guān)注抽象藝術(shù),創(chuàng )作形式因此更為多樣化,這肯定是好現象。抽象藝術(shù)本就是一種世界語(yǔ)言,是現代主義100年以來(lái)重要的實(shí)踐成果。這些年,隨著(zhù)中國當代藝術(shù)的發(fā)展,大眾視野里的抽象藝術(shù)認識,從過(guò)去的形式主義、唯美主義,甚至脫離社會(huì )、曲高和寡的認識里逐漸走出——當然,抽象也的確包含以上的因素,而人們對抽象藝術(shù)的認知,近年也變得愈發(fā)貼近合理與真實(shí)。

抽象作為一種藝術(shù)語(yǔ)言,只要具備抽象性,具有一定的抽象審美就都可以存在,也包含現在流行的抽象藝術(shù),如潮流藝術(shù)中使用的抽象語(yǔ)言,但更重要是,抽象作為現代主義的成果,是一種社會(huì )產(chǎn)物,后者或許更是抽象藝術(shù)推進(jìn)的核心動(dòng)力。抽象藝術(shù)語(yǔ)言從傳統到表現主義再到后來(lái)的極簡(jiǎn),一直追隨著(zhù)西方社會(huì )文化與社會(huì )藝術(shù)運動(dòng)的浪潮改變形態(tài),社會(huì )的變革不斷推動(dòng)著(zhù)抽象語(yǔ)言的發(fā)展??梢韵胍?jiàn),隨著(zhù)社會(huì )發(fā)展,人們對藝術(shù)逐漸深入的認知,中國的抽象藝術(shù)將變得越來(lái)越重要。

抽象藝術(shù)未來(lái)有很大發(fā)展空間,但這里不僅指狹義的抽象,因為抽象藝術(shù)的另一大特征在于,它可以衍生出各種形態(tài)、形式與流派,因此我所指的是抽象主義的某種本質(zhì)屬性——它是真實(shí)的,獨立的,也是自由的。

孟祿丁 元態(tài) 120??140cm 綜合材料 1988.jpg元態(tài),120x140cm,綜合材料,1988

Q: 展覽集結的作品,展現出您作為個(gè)體對當下世界怎樣的回應與思考?

孟祿?。阂晕覀€(gè)人的創(chuàng )作階段來(lái)說(shuō),從80年代到近期,已經(jīng)實(shí)驗了各種材料、語(yǔ)言與形態(tài)。但近些年,我的創(chuàng )作積極性更大了,因為我感到世界正在面對變化,種種變革的跡象早已開(kāi)始。

在2019年于民生美術(shù)館舉辦個(gè)展“元”之前,我有近10年沒(méi)有做個(gè)展,從21年到今年,我做了4個(gè)個(gè)展,尤其今年舉辦了2個(gè)大型個(gè)展。我想,是當下社會(huì )文化與整個(gè)世界格局,為我繼續推動(dòng)創(chuàng )作帶來(lái)能量,讓我也更有動(dòng)力,因為我意識到,我們正面對一個(gè)前所未有的,值得去面對的時(shí)代。我也期待很多年后,人們再次回頭看我的作品,能從中看到來(lái)自我所面對和表達的真實(shí)。所以,無(wú)論這些展覽成功與否,只要我認真面對,真正投入自己的精力與思考就足矣。

元速 1800x600cm組畫(huà)  2013.jpg元速,1800x600cm,組畫(huà),2013

Q: 某種對未來(lái)的思考和更歷史化眼光,您認為是否來(lái)自您這一代藝術(shù)家身上特有的責任感?

孟祿?。贺熑胃性诿總€(gè)人身上體現的方面,表達的途徑不同。但我想60后的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總體的確廣泛地具有責任心。當然,也經(jīng)常受到“無(wú)意義”的質(zhì)疑。就像我在80年代的《荒誕·體驗》一文中表達的那樣,個(gè)體或許早已看到文化自身的荒誕與無(wú)意義。但虛無(wú)主義更多是人們對世界和藝術(shù)眾多認識中的一種,藝術(shù)家做這件事本身是有意義的。作品的無(wú)意義與創(chuàng )作行為的有意義,如同一個(gè)悖論,其中當然也包含某種慣性。就我們這代人來(lái)說(shuō),某種動(dòng)力驅使我們,經(jīng)由個(gè)體眼光,通過(guò)藝術(shù)的方式,拋出我們對于世界的感知、提問(wèn)與回應,在我看來(lái),或許也就自然包含了某種責任感。當然,也許年輕一代會(huì )覺(jué)得這種責任心有“自作多情”的嫌疑,但我覺(jué)得正義依然存在于世界上,如果所有人都不相信,世界也就失去了動(dòng)力,變成一盤(pán)散沙。

采訪(fǎng)、撰文 | 孟希、賈淺煩

圖片資料由主辦方提供

 展覽信息: 

海報(橫版二).jpg“孟祿丁·極目” 

展覽時(shí)間:2024年4月6日-7月6日 

展覽地點(diǎn):成都市美術(shù)館B區(成都市當代藝術(shù)館)B1展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