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專(zhuān)訪(fǎng)|王郁洋:不要溫順地走入“混韻之宇”

時(shí)間: 2024.4.28

目前在深圳美術(shù)館舉辦的“混韻之宇:王郁洋個(gè)展”,呈現出藝術(shù)家近年在創(chuàng )作上全新興趣轉向。相比2015年,在上海龍美術(shù)館舉辦的大型個(gè)展“今夜我為何物”中,藝術(shù)家展現出對技術(shù)倫理與人性的思考,在近十年后的又一次大型個(gè)展中,藝術(shù)家更多呈現出,他在計算機與機械技術(shù)之外,更為多元的跨學(xué)科興趣,在生物基因、地質(zhì)學(xué)、人工智能、自動(dòng)駕駛等更廣闊的跨學(xué)科視野下,藝術(shù)家通過(guò)與當下技術(shù)更為直接的關(guān)聯(lián),將其探索階段引入更為“激進(jìn)的自然與文化概念”。[1]

展廳進(jìn)門(mén)處的“共生”雕塑系列,似乎在提醒著(zhù)觀(guān)眾,藝術(shù)家與2015年時(shí)間軌道上自己的延續性。王郁洋自述他一直試圖在兩條平行線(xiàn)索上發(fā)展創(chuàng )作,一條在于延續,另一條則包含有大量新鮮的、不斷涌現的想法,藝術(shù)家也一直在等待合適的契機,將自己近年來(lái)頭腦中的思考,以其原本的存在狀態(tài),展開(kāi)在人們面前。

延續性也體現在技術(shù)觀(guān)念層面,從“今夜我為何物”中涉足人與人造物的關(guān)系,將創(chuàng )作主題與作為客體媒介的主客體關(guān)系顛倒處之,到“混韻之宇”,藝術(shù)家進(jìn)一步深化他對于多重主體性的思考,試圖讓作為主體的創(chuàng )作者和人,推至不存在的位置上。主客體的關(guān)系邊界,在王郁洋的新作中進(jìn)一步被消弭,從而讓他從過(guò)往的控制論視角,逐步過(guò)渡,并融入到非二元中心的后人類(lèi)語(yǔ)境中,并在表意與形式上,共同顯現為某種“混韻”之態(tài)。但藝術(shù)家也并不希望刻意從后人類(lèi)哲學(xué)視角,闡釋某種過(guò)于明確的認知,“我更想呈現的是,這些新作更多自然發(fā)生于我的身體力行間,而它們之間有著(zhù)順其自然產(chǎn)生的關(guān)系?!?/p>

也是藝術(shù)家不斷積累的生命體驗,激發(fā)了他對于不確定性與不明確性的認識,促使他不斷反思人與自然,是否僅僅是一種主體與被改造客體之間的關(guān)系?這也激發(fā)藝術(shù)家扭轉過(guò)去的自己過(guò)于強調客體作為主體的單一認知,他開(kāi)始更愿意如同一個(gè)“系統”,或者一個(gè)不斷考量可行性的制作者,從控制并展示完整意圖轉為由創(chuàng )作過(guò)程中獲得經(jīng)驗與感知。

現場(chǎng)觀(guān)眾2.jpg“混韻之宇:王郁洋個(gè)展”展覽現場(chǎng)王郁洋導覽現場(chǎng)1.jpg

王郁洋導覽現場(chǎng)2.jpg王郁洋導覽現場(chǎng)

展覽仍聚焦于展示雕塑、裝置、互動(dòng)和場(chǎng)景,藝術(shù)家收集遠古冰川中保留的古老氧氣;或者將轉基因成分混合培養產(chǎn)生罕見(jiàn)的藍色;提取藝術(shù)家的睡眠數據控制機械手畫(huà)夢(mèng);在無(wú)人區放生一只機械狗;將自己很多年前被遺忘的雕塑以自然造物般的方式回歸......混合無(wú)處不在,可以體現為單件作品內部的媒介混合,作品與作品之間邊界趨于消失的復雜關(guān)系,以及展覽盡可能弱化的敘事線(xiàn)索,和追求混沌化的呈現方式——如王郁洋所說(shuō),“在展覽呈現上,我與策展人張尕也進(jìn)行過(guò)幾輪討論,面對一個(gè)復雜混沌的世界,如何能給出觀(guān)眾一個(gè)大致線(xiàn)索,又能讓這條線(xiàn)索在展覽中不斷被混合?”

現場(chǎng)前言.jpg“混韻之宇:王郁洋個(gè)展”現場(chǎng)前言

藝術(shù)家與作品【夢(mèng)】 .jpg藝術(shù)家與作品《夢(mèng)》

如何將“混韻”這一抽象概念,在作品表意與整體呈現形式上達成一致,又不至于讓觀(guān)者將某種程度的迷失視作徒勞而返。對藝術(shù)家來(lái)說(shuō),這些都是“混韻之宇”頗具挑戰邊界的屬性,既是對藝術(shù)家的挑戰,也是對觀(guān)者的挑戰。

藝術(shù)家也很了解其中的冒險意味。開(kāi)展后,他陸續得到了很多反饋,其中讓他感到最趣的,來(lái)自他13歲的女兒,“我問(wèn)她,看完爸爸的展覽,你有什么想法?她的回答是,看不懂,但感覺(jué)挺高級?!彼囆g(shù)家感覺(jué),女兒無(wú)意間給出的總結,卻恰如其分地概括了展覽所呈現的千頭萬(wàn)緒,各式各樣的思考,它們既讓人有些摸不著(zhù)頭緒,又似乎在嚴肅地討論些什么。

藝術(shù)家照片1.jpg王郁洋(生于1979年)畢業(yè)于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實(shí)驗藝術(shù)學(xué)院并留校任教至今。目前在北京生活和工作。他的藝術(shù)實(shí)踐聚焦于科技與藝術(shù)、自然與人工、物質(zhì)與非物質(zhì)之間的關(guān)系,常采用跨學(xué)科和跨媒介的創(chuàng )作方式。作為一個(gè)不斷創(chuàng )新和突破的藝術(shù)家,王郁洋用現代科技為藝術(shù)賦予了新的可能性,拓展了科技藝術(shù)的視角和表達方式,具有強烈的社會(huì )影響力和文化內涵。

Q: 從2015年在龍美術(shù)館的個(gè)展,到最新個(gè)展,您的創(chuàng )作發(fā)生了哪些研究興趣和方向的轉變?本次個(gè)展體現的轉變可謂是一次變革,這種轉變是如何發(fā)生的?是發(fā)生于藝術(shù)創(chuàng )作內部的自我革新,還是也與您面對現實(shí)世界的反應和生命經(jīng)驗的變化有關(guān)?

王郁洋:首先這種變革并不是極速發(fā)生的,而是衍生于長(cháng)期創(chuàng )作積累中,與我過(guò)往的創(chuàng )作具有內在延續性。本身我的創(chuàng )作探索也比較多元化,包含多種材料、媒介與創(chuàng )作形式,另一方面,我從創(chuàng )作之初,就希望自己能處于不斷反叛和自我反省的創(chuàng )作模式中,以強烈的好奇心去探索未知的領(lǐng)域。

這種創(chuàng )作方法,驅使我在2015年舉辦匯集我創(chuàng )作前十年主要作品的大型個(gè)展“今夜我為何物”,之后也在繼續追問(wèn)自己,還有哪些探索方向是自己還沒(méi)有觸及的?

很多人問(wèn)我,為什么我很早就在作品中與計算機技術(shù)結下不解之緣?很早就與清華大學(xué)計算機系的老師和學(xué)生發(fā)起創(chuàng )作合作,也許是因為,我感到很多東西正在時(shí)代中悄然發(fā)生,也就不能止步于自己熟悉的領(lǐng)域。

藝術(shù)家與作品【崩塌】 .jpg藝術(shù)家與作品《崩塌》

在“今夜我為何物”之后,我開(kāi)始更廣泛地接觸不同技術(shù)領(lǐng)域的朋友,如生物學(xué)、地質(zhì)學(xué)以及腦科學(xué)等等,隨著(zhù)時(shí)間推移,我在與其它領(lǐng)域研究者的交流中,了解逐漸遞增,促使新的思考不斷形成,繼而將這些不同領(lǐng)域的思考,進(jìn)一步納入創(chuàng )作。

本次個(gè)展“混韻之宇”,也包括對以往創(chuàng )作線(xiàn)索的延續,例如,策展人張尕老師希望通過(guò)展廳入口處,延續2015年龍美術(shù)館個(gè)展中作品序列的“共生”系列雕塑,為本次個(gè)展呈現的新作,提供某種上下文關(guān)系。除“共生”系列之外,其余作品均為新作,人們或許會(huì )在我過(guò)往的創(chuàng )作與新作的線(xiàn)索之間,感受到一種強烈的沖撞感。

作品《共生》在“混韻之宇”展覽現場(chǎng)

Q: 您對不同學(xué)科的好奇心,更多如您所說(shuō),是發(fā)生于藝術(shù)創(chuàng )作內部的自我革新,還是也與您面對現實(shí)世界的反應,和生命經(jīng)驗的變化有關(guān)?

王郁洋:感覺(jué)好奇心程度并沒(méi)有太大變化。只是過(guò)去對計算機技術(shù)的好奇、接觸與應用,是基于我已經(jīng)具備計算機基礎;但當我接觸生物學(xué)、地質(zhì)學(xué)等其它學(xué)科,最初難免會(huì )感到一頭霧水。

例如,創(chuàng )作《忘卻的記憶》這件與遠古冰川有關(guān)的作品時(shí),詢(xún)問(wèn)了很多研究冰川的科學(xué)家,相關(guān)研究展示出,在遠古時(shí)代的冰芯中,人類(lèi)的痕跡仍無(wú)處不在。很多刷新固有認知的知識,在跨學(xué)科的過(guò)程中不斷涌現,為創(chuàng )作者打開(kāi)想象的局限,提供對世界重新建構認知的全新視角。

《忘卻的記憶》,紫銅、微型電腦、微型電機與氧氣,高180厘米,寬400厘米,長(cháng)420厘米,2024年

也包括生命體驗帶來(lái)的轉變。2015年,我在“今夜我為何物 ”展覽里展現出對創(chuàng )作特別執著(zhù),不遺余力貫徹創(chuàng )作想法的態(tài)度,多年來(lái)一直困擾著(zhù)我的創(chuàng )作。近年來(lái),我過(guò)去太過(guò)追求主宰的態(tài)度出現了轉變。這與我最近幾年,對創(chuàng )作者主體性的思考有關(guān)。我開(kāi)始意識到,材料或事物自然發(fā)生狀態(tài)的轉變,也包含著(zhù)某種表達。就像《生物克萊因藍》中,我不再要求“完美”的呈現,追求一塊永遠不變的藍色,而是將作品與展廳中微生物結合,激發(fā)并融合出的變化納入創(chuàng )作中。

《生物克萊因藍》,微生物,高5厘米,寬527厘米,長(cháng)699厘米,2022年

后來(lái)我在創(chuàng )作中開(kāi)始引入更能多自然物,也許和我個(gè)人生活體驗的變化有關(guān)。疫情期間我常在溫榆河附近跑步,也是我與自然接觸最緊密的一段時(shí)期。我在整整幾年時(shí)間里,體會(huì )河道附近在四季中的緩慢變化,直至感受自我與這片熟悉的自然空間的融合。創(chuàng )作《忘卻的記憶》時(shí),我在西藏5600米海拔處,戴著(zhù)氧氣瓶,尋找藏在幾萬(wàn)年前冰川中來(lái)自過(guò)去時(shí)空的氧氣。在零下40°的凌晨,看到巨大的黑色冰川,被自然的龐大與神性征服。這些由自然天地引發(fā)的創(chuàng )作力,肯定與我過(guò)去在工作室里的思考,屬于兩種不同的狀態(tài)。

Q: 更多的生命體驗,尤其是自然的視野,拓寬著(zhù)您創(chuàng )作的邊界,那么是否意味著(zhù)您對于技術(shù)的態(tài)度也發(fā)生了變化?

王郁洋:我目前的技術(shù)觀(guān)念與過(guò)去的作品依舊具有延續性,“今夜我為何物”個(gè)展中,我已經(jīng)開(kāi)始探討人與人造物的關(guān)系,從2006年起,我創(chuàng )作“會(huì )呼吸”的物體系列,也已很早涉足創(chuàng )作主體與作為客體的媒介之間的關(guān)系問(wèn)題。

到這批新作,我試圖把作為主體的創(chuàng )作者與人,放在幾乎不存在的位置上,盡可能遵循一種自然狀態(tài)生產(chǎn)創(chuàng )作。在具有“混韻”前景的多重主體性探索中,包含著(zhù)更加直接的啟示,而隨著(zhù)在這批新作中,主客體關(guān)系邊界的消弭,就我個(gè)人來(lái)說(shuō),也讓我從過(guò)去控制論視野下出發(fā),進(jìn)行主宰與控制的創(chuàng )作思維,進(jìn)一步融入了非二元中心的后人類(lèi)語(yǔ)境的討論中。

但我也并不特意去以后人類(lèi)視角,闡釋非常明確的觀(guān)點(diǎn),這些新作更多自然發(fā)生于我的身體力行間,它們之間具有順其自然產(chǎn)生的關(guān)系。并不存在某種中心控制,甚至人們能看到很多作品,將自然地走向消亡狀態(tài)。

作品【夢(mèng)】裝置 .jpg《夢(mèng)》,鋼、玻璃、機器人手與平臺車(chē),高289厘米,寬438厘米,長(cháng)616厘米,2016-2024年

作品【夢(mèng)】局部2.jpg《夢(mèng)》作品局部

如《忘卻的記憶》中冰川的氧氣在開(kāi)展第一天就被觀(guān)眾吸完,我也并沒(méi)有想要控制繼續再生氧氣,而是保留采氧裝置作為軀殼的存在;《放生》中,我在無(wú)人區釋放機器狗的看似浪漫、無(wú)厘頭的行為,就像放逐一臺月球車(chē),在月球上孤獨地履行拍攝任務(wù),行為本身作就已經(jīng)宣告作品的完成。因此我在視覺(jué)呈現缺位的情景下,讓機器狗放生演變?yōu)橐环N敘事方式,在現場(chǎng)傳達給觀(guān)眾。重要的不是真實(shí)與虛假,而是機器狗走進(jìn)無(wú)人區本身。在展出兩、三次后,我也將刪除作品中的所有記錄與故事,讓機器狗演變?yōu)橛洃?,甚至完全消失,讓這只狗在某種程度上,在精神空間與物質(zhì)空間中得到雙重的自由。

作品【放生】裝置.jpg《放生》,椅子與監視器,高150厘米,寬50厘米,長(cháng)70厘米,2024年

Q: 這種對反視覺(jué)化所挑戰的邊界,將主客體關(guān)系的融合推演到一定極限,也許將導致作品自身的危機?您如何看待自己作品中反呈現和去視覺(jué)化的傾向。以及,本次個(gè)展中還試圖突破哪些邊界?

王郁洋:我想還是沒(méi)辦法完全拒絕視覺(jué)化,就像杜尚選小便池,面對無(wú)數種選擇,為什么選擇這款?他的眼光仍然帶有不可磨滅的藝術(shù)訓練的痕跡。而我思考終歸也會(huì )落在具體事物上,即使試圖忘記,但細胞、神經(jīng)和潛意識中仍然存在學(xué)院長(cháng)期訓練的印記。

一直以來(lái),我都不想讓自己的作品受到美學(xué)訓練的影響,更希望能如同某種系統,自然產(chǎn)生和涌現出一件作品,但這又和具有強烈目的導向和結果意圖的AI生成不同,更近似于,從沒(méi)有意義的參數中,不斷進(jìn)行隨機選擇的計算機生成系統。另一方面,我也不想人為干涉和控制參數的生成過(guò)程,例如收集天氣參數、污染參數等,我更傾向于尋找沒(méi)有意義的參數,就像這個(gè)世界本身,世界背后可能并不存在意義。

《勾勒姆》,泥土,高176米,寬180厘米,長(cháng)200厘米,2022年

如《被植物纏繞的可疑》中,由 3DMAX 軟件生成的雕塑作品,參數來(lái)自一段猴子和小孩生活在一起的文字描述轉換而成的二進(jìn)制編碼,黃銅、紫銅、不銹鋼、鐵、木與植物在這件作品中共同出現,呈現出材料本身的混雜性。把銅、鐵、不銹鋼、木頭和塑料混在一起——顯然不是人類(lèi)會(huì )作出的選擇,因為不銹鋼與銅的焊點(diǎn)相差太多,焊接過(guò)程極易導致不同材料的變形。但這種被動(dòng)接受,也讓我在制作過(guò)程中,成為一個(gè)不斷考量可行性的制作者,從創(chuàng )作者身份,變?yōu)橐粋€(gè)旁觀(guān)者,從展示事物的主體,轉為從創(chuàng )作過(guò)程中獲得不同經(jīng)驗與感知的接受過(guò)程,如同獲得了一個(gè)觀(guān)眾席,在揣測和考量計算機生成的過(guò)程、結果與實(shí)現方式之中,甚至能得到更多啟示。

《被植物纏繞的可疑》,黃銅、紫銅、不銹鋼、鐵、木與植物,高490厘米,寬400厘米,長(cháng)450厘米,2012-2024年

Q: “混韻”——您在創(chuàng )作中,如何將對東方哲學(xué)的思考,融入后人類(lèi)主義語(yǔ)境的藝術(shù)實(shí)驗中?

王郁洋:從個(gè)人角度講,當下真的開(kāi)始感到隨遇而安,順其自然的狀態(tài)。之前提到的《被植物纏繞的可疑》,前身是創(chuàng )作于2012年的《可疑》,轉換為二進(jìn)制編碼的文字來(lái)自我有一段時(shí)期特別愛(ài)看的人類(lèi)科學(xué)實(shí)驗,其中一個(gè)瘋狂實(shí)驗,是一位科學(xué)家,讓他剛出生的兒子與猴子共同生活,是動(dòng)物模仿作為高級動(dòng)物的人類(lèi),還是反之,人開(kāi)始模仿動(dòng)物?最終實(shí)驗結果與科學(xué)家最初的預設——人類(lèi)影響猴子的設想背道而馳,實(shí)驗也戛然而止。

《可疑》在2013年展出之后,因為體量巨大,被我運到了雕塑工廠(chǎng)存放,工廠(chǎng)不斷外遷,又被輾轉了很多地方,位置也越來(lái)越邊緣。隨著(zhù)時(shí)間推移,我也慢慢遺忘了這件作品。

到21年左右,我開(kāi)始有長(cháng)時(shí)間在雕塑工廠(chǎng)完成新作,休息期間,在工廠(chǎng)周?chē)⒉?,突然在稻田里撞?jiàn)自己這件8年前的舊作,發(fā)現它身上已經(jīng)長(cháng)滿(mǎn)了植物,與牽?;?、草、蜘蛛網(wǎng)渾然一體,雕塑的部件,就像原本就是為了植物的攀援存在。突然我從這件作品獲得了一種生命狀態(tài),就像那個(gè)瘋狂的實(shí)驗,在人類(lèi)智慧與自然之間,后者展現出的力量讓我突然感到,這才是未來(lái)我想要進(jìn)行的作品。

作品【被植物纏繞的可疑】局部 .jpg《被植物纏繞的可疑》作品局部

借本次展覽機會(huì ),我把《被植物纏繞的可疑》從土里面移出來(lái),因為是冬天,植物都枯萎了,雕塑上落著(zhù)很厚一層灰,它似乎突然又變成了很凄涼的狀態(tài),我也保留了作品再次發(fā)生的變化,意味著(zhù)它與自然的關(guān)系。對我來(lái)說(shuō),與其明確地表達我對東方哲學(xué)的認知與理解,我更希望讓我血液和神經(jīng)元中存在的東方視角自然流露,人類(lèi)只有在特定的經(jīng)驗和經(jīng)歷的觸發(fā),一些埋在身體內部的感知與理解世界的態(tài)度才能被提示出來(lái)。

我從小在東方的環(huán)境中長(cháng)大,而后在本科、讀研和獨立創(chuàng )作階段不斷受到藝術(shù)訓練,這些都是我試圖遺忘的東西。比如,我是學(xué)舞臺美術(shù)出身,訓練了我對空間的把握、大型作品的把握,以及從文本出發(fā)想象空間敘事的思維,即使我在作品里一直排除戲劇感,人們似乎仍能從我的很多作品中感知到敘事的存在。也許這說(shuō)明過(guò)去的訓練,依然在我的身體內部產(chǎn)生作用,我的細胞和神經(jīng)里,仍舊攜帶著(zhù)過(guò)去的信息,傳遞出即使我希望去遺忘的信息,理解了這一點(diǎn),我也就釋然了。

作品【游蕩】裝置1 .jpg《游蕩》,鋼、LED燈管、微型電腦與微型電機,高700厘米,寬1000厘米,長(cháng)1000厘米,2019-2024年

Q: 具體說(shuō)來(lái),這種態(tài)度讓您更強調作品中的偶發(fā)性?

王郁洋:我作品中的偶發(fā)性,和藝術(shù)史上的偶發(fā)藝術(shù)并不一致,后者強調偶發(fā)本身,就像人工智能設立的目的,而我更多是在創(chuàng )作過(guò)程中捕捉突然迸發(fā)的啟示,并不是為了尋找偶發(fā)本身。近些年尤其如此,試圖從一種去中心化,混雜且無(wú)主體的創(chuàng )作視角出發(fā),作品的內容本身,亦是作品的形式。

作品【我給的也不確定】裝置 .jpg《我給的也不確定》,醫用紗布塊、鋁、亞克力、微型電機與微型電腦,高135厘米,寬110厘米,長(cháng)168厘米,2023年

Q: 明確的創(chuàng )作主題和表達,觀(guān)眾似乎更能順利地找到自己的位置,您傾向的這種無(wú)主體且呈主題與材料呈混雜態(tài)的作品中,人們是否能在其中找到理想的旁觀(guān)位置?換句話(huà)說(shuō),您希望展覽中的表達激發(fā)怎樣的反饋與聲音?

王郁洋:藝術(shù)家都希望自己的思考,能獲得相對應的反饋,但同時(shí),我的表達與對反饋的需要之間存在著(zhù)矛盾。我不希望獲得特別明確的反饋,因為一旦被明確,我的作品也會(huì )被明確甚至簡(jiǎn)單化,這與我本次展覽希望呈現的混雜狀態(tài),對“混韻”的表達相互抵牾。

我2012年以前的創(chuàng )作既無(wú)人關(guān)注,也沒(méi)有明確的回應,2012年之后,他人對我作品的理解同時(shí)也攜帶著(zhù)某種明確的判斷與定義,在獲得回饋的快樂(lè )之后,跟隨著(zhù)被看明白的傷感。

這次展覽也有類(lèi)似的感覺(jué),我只是想把腦子的思考,原封不動(dòng)地盡量還原。我當然也可以像在教書(shū)時(shí),以邏輯思維梳理信息,為觀(guān)眾傳遞知識,但近些年我特意不將表達梳理得過(guò)于清晰明確,當然我完全可以依靠邏輯重新梳理它,但我更像想維持它們在我腦中原本的混合狀態(tài)。

《不知道》,發(fā)酵罐、微生物、箱體透明屏、電腦與攝像頭,高240厘米,寬146厘米,長(cháng)80厘米,2024年

這種混合,在“混韻之宇”并不是把各式表達攪拌,形成所謂的混沌狀態(tài),而是在作品形式與內容的步調一致中,達成對于“混韻”自身的表意。展覽開(kāi)幕前,其實(shí)我更擔心的是,自己想要的“混韻”,在展覽呈現中變得清晰有序,變得太明確。

越是看不懂,越能調動(dòng)思考,越思考越快樂(lè ),是享受頭腦運動(dòng)過(guò)程的快樂(lè )。我知道很多人不喜歡這種過(guò)程,希望立即得到一種判斷,一個(gè)明確的表達,但這恰恰是我作品和展覽呈現所反對的。

《植物》,醋酸人造絲,高560厘米,寬1厘米,長(cháng)1135厘米,2023年

采訪(fǎng)、撰文 | 孟希

圖片資料由藝術(shù)家提供

參考文獻:

[1]《混韻之宇-及宏?敘事的復歸》 ,張尕

 展覽信息:

展覽海報.jpg “混韻之宇:王郁洋個(gè)展”

展覽地點(diǎn):深圳美術(shù)館

展覽時(shí)間:2024年3月23日至5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