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重回線(xiàn)下,火遍全網(wǎng)!五組關(guān)鍵詞回顧2023央美畢業(yè)季

時(shí)間: 2023.6.20

Featured Image.gif六月下旬,歷時(shí)近兩個(gè)月的央美畢業(yè)展迎來(lái)了尾聲。實(shí)地到訪(fǎng)今年畢業(yè)展的觀(guān)眾都多少有些“收獲”:兩三張書(shū)簽和明信片,社交媒體平臺增加的幾個(gè)關(guān)注,無(wú)數張形態(tài)各異的作品照片,又或是現場(chǎng)偶遇的幾場(chǎng)直播,聽(tīng)藝術(shù)家本人聊聊創(chuàng )作的前因后果。

自5月1日正式面向公眾開(kāi)展以來(lái),2023年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畢業(yè)季陸續走過(guò)研究生畢業(yè)展、本科生畢業(yè)展(第一部分)、本科生畢業(yè)展(第二部分)三個(gè)階段。隨著(zhù)前些年活躍于學(xué)校公共空間中的“大白棚”成為記憶,本年度畢業(yè)展延續近兩年對美術(shù)館、石膏館、7號樓、校史館西廳等專(zhuān)業(yè)室內展示空間的集中規劃與利用,繼續以不同展覽階段的劃分與展期的濃縮為方案,確保本、碩、博共計1300余名畢業(yè)生的創(chuàng )作與研究得以全部呈現。除了線(xiàn)下觀(guān)眾空前的觀(guān)展熱潮,較之前兩年主推的線(xiàn)上畢業(yè)季,今年以“蔚然生長(cháng)”為題的畢業(yè)季在互聯(lián)網(wǎng)平臺上的熱度亦久居不下。

展覽現場(chǎng)

經(jīng)歷特殊時(shí)期的教學(xué)形式與創(chuàng )作體驗,回歸群體的2023屆畢業(yè)生一方面在畢業(yè)創(chuàng )作中直接或間接地回應著(zhù)正面臨修復的時(shí)代、群體與個(gè)體,一方面也展現出對國際視野、技術(shù)革命與普遍性社會(huì )焦慮的反思與共鳴。此外,帶著(zhù)因線(xiàn)下空間局限而迅猛發(fā)展的線(xiàn)上實(shí)踐的印記,本屆畢業(yè)生呈趨勢性地自發(fā)活躍于短視頻平臺、各類(lèi)社交媒體的線(xiàn)上展示、交流與傳播環(huán)節中,與此同時(shí)也更自如地面對線(xiàn)下公眾陳述自己的思考與創(chuàng )作。

當然,在關(guān)注到畢業(yè)生群體的面貌、心理與創(chuàng )作特點(diǎn)之外,在本屆畢業(yè)展中,學(xué)院與不同院系專(zhuān)業(yè)在面對一個(gè)具有“新生”意味的畢業(yè)群像展示中也貢獻了不少值得關(guān)注的嶄新嘗試。這些嘗試提示出來(lái)自學(xué)院、社會(huì )與時(shí)代的設問(wèn)與期待:當代青年藝術(shù)家與研究者應該具有何種視野維度?應當關(guān)懷并反思何種議題,以及應以何種態(tài)度面對藝術(shù)、工作與生活?在2023央美畢業(yè)季行至尾聲之際,本文試通過(guò)五組關(guān)鍵詞,回顧本年度三場(chǎng)畢業(yè)展的特殊“切面”。

展覽現場(chǎng)

邊界與包容

不論是源于美術(shù)館展覽空間的局限或是畢業(yè)創(chuàng )作在數量和體量上的整體性增加,在本年度畢業(yè)展中,不同學(xué)院與系別之間的展陳空間出現了更多地交疊與相互“入侵”。在5月1日及15日呈現的研究生畢業(yè)展中,四層高的美術(shù)館空間中容納了來(lái)自研究生院、設計學(xué)院、實(shí)驗藝術(shù)與科技藝術(shù)學(xué)院、中國畫(huà)與書(shū)法學(xué)院、雕塑系、版畫(huà)系、壁畫(huà)系、雕塑系、油畫(huà)系、造型學(xué)科基礎部、城市設計學(xué)院等院系的畢業(yè)創(chuàng )作總計三千余件,且其中不乏體量龐大的各色媒介作品。在數量與體量的雙重考驗之下,清晰地以院系和專(zhuān)業(yè)劃分展區與展線(xiàn)無(wú)疑頗具挑戰,因此除了在三層出現的設計學(xué)院與雕塑系的展區相互“嵌合”之外,二層油畫(huà)系展區也納入了部分來(lái)自雕塑系和實(shí)驗藝術(shù)與科技藝術(shù)學(xué)院的作品。

2023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研究生畢業(yè)展二層展區有趣的是,面對這些起因于空間局限而不得不產(chǎn)生重疊的展區時(shí),我們看到了一些試圖將邊界分明的“異質(zhì)入侵者”轉變?yōu)榘?、開(kāi)放之整體的一些思考與實(shí)驗。較為典型的嘗試發(fā)生于研究生展油畫(huà)系展區中,來(lái)自德國的策展人海茵茨·諾伯特·約克斯(Heinz-Norbert Jocks)與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油畫(huà)系副主任劉商英教授共同策劃了一場(chǎng)“畢業(yè)展中展”——“從門(mén)檻到門(mén)檻”。展覽主題源自于德國詩(shī)人保羅·策蘭(Paul Celan)的詩(shī)歌,以一個(gè)人從出生到死亡需要跨越的無(wú)數個(gè)“門(mén)檻”為喻,祝福畢業(yè)生即將從“學(xué)院”跨入“社會(huì )”的關(guān)鍵性一步。

“從門(mén)檻到門(mén)檻”展覽現場(chǎng),2023在這個(gè)關(guān)于來(lái)與去的故事中,策劃團隊綜合性地接納了“意外”進(jìn)入該展區的其他專(zhuān)業(yè)院系畢業(yè)生的作品,并賦予其契合展覽主題與整體敘事的關(guān)鍵意涵;更近一步的是,“從門(mén)檻到門(mén)檻”也展現出對根植于美術(shù)學(xué)院傳統的工作室教學(xué)與制度的新思考,嘗試在“研究生層面的畢業(yè)展中,打破工作室之間的界限,以整體的面貌來(lái)展現33位畢業(yè)生的創(chuàng )作,(其)將有助于各工作室間教學(xué)和風(fēng)格面貌的相互聯(lián)系與穿插?!薄?】

在接受藝訊網(wǎng)采訪(fǎng)時(shí),策展人海茵茨·諾伯特·約克斯談到,即便在德國與法國的美術(shù)學(xué)院畢業(yè)展中,打破院系和專(zhuān)業(yè)間的界限,包容而整體地策劃主題展覽也并不常見(jiàn)。而此次油畫(huà)系在研究生畢業(yè)展的嘗試,無(wú)疑為當下媒材更豐富、視野更廣闊、思維更活躍的美術(shù)學(xué)院畢業(yè)創(chuàng )作提供了一種新的展陳維度。

技術(shù)與“技術(shù)”

若想快速了解當下時(shí)代正經(jīng)歷著(zhù)怎樣的變革與發(fā)展,每年的畢業(yè)季現場(chǎng)往往能在短時(shí)間內提供海量信息與豐富切面。早在前幾年,數字屏幕、多媒體與交互、動(dòng)態(tài)裝置已經(jīng)成為畢業(yè)展中不可忽視的部分,且以一種蔓延性的趨勢逐漸進(jìn)入傳統架上純藝類(lèi)專(zhuān)業(yè)的創(chuàng )作語(yǔ)言中。從日趨豐富的畢業(yè)創(chuàng )作和設計的選題與面貌中可以看到,在精研繪畫(huà)、雕塑、版畫(huà)等經(jīng)典造型技法語(yǔ)言的同時(shí),各專(zhuān)業(yè)的畢業(yè)生們也被賦予了相當開(kāi)闊與自由的空間來(lái)探索“純藝術(shù)”之外的技術(shù)語(yǔ)言,以及媒介更迭背后的文化形態(tài)等議題。

研究生院 冉修《基于基因行為的雕塑》展覽現場(chǎng)及制作過(guò)程

版畫(huà)系 胡灝聰《論渴望》.PNG版畫(huà)系 胡灝聰《論渴望:對遠東游記(〈天真的與感傷的偷影人〉)系列叢書(shū)、舶來(lái)品、紀念品與收藏的敘事》展覽現場(chǎng)

版畫(huà)系 余飛《F2-310》VR作品截圖.jpeg版畫(huà)系 余飛《F2-310》VR作品截圖

雕塑系 張浩迪《心底的群鴉》.jpeg雕塑系 張浩迪《心底的群鴉》展覽現場(chǎng),195x155x270cm,快遞袋、金屬籠、機械編程,2023

由此,在雕塑系展區中,動(dòng)態(tài)機械裝置與程序設計開(kāi)始與傳統的木雕、泥塑與石雕平分秋色,強調培養“版畫(huà)思維”的版畫(huà)系展區也在堅實(shí)精微的刻版、腐蝕與套版印刷誕生出的作品之外,擁抱了更多觀(guān)念性創(chuàng )作、屏幕影像、游戲設計甚至VR交互作品;而以媒材實(shí)驗為特色的壁畫(huà)系也同樣在石窟壁畫(huà)的傳統與數字媒體的對望之中,無(wú)限延展了“壁畫(huà)”這一概念背后所能運用的技法、所能承載的題材以及可以出現的場(chǎng)域。

壁畫(huà)系 申杰《西游本紀》展覽現場(chǎng).png壁畫(huà)系 申杰《西游本紀》展覽現場(chǎng)

壁畫(huà)系 田芳芳《凝視墟塵》展覽現場(chǎng).JPG壁畫(huà)系 田芳芳《凝視墟塵》展覽現場(chǎng),水泥綜合材料+虛擬AR技術(shù),390x350cm,2023

 版畫(huà)系,張玥達,《La Vita e? Bella 生命萬(wàn)歲》,銅版,55×55cm×3,2023.jpeg版畫(huà)系 張玥達《La Vita è Bella 生命萬(wàn)歲》銅版,55×55cm×3,2023

版畫(huà)系 王怡寧《木譜合璧》節選展覽現場(chǎng),木板水印,26.5cm×21cm×12,2023

更顯著(zhù)的世界性技術(shù)變革出現在2022年與2023年之交。2022年11月末,自OpenAI研發(fā)的ChatGPT橫空出世以來(lái),這個(gè)不斷迭代的聊天機器人程序以其強大而多元的功能迅速席卷全世界,生成式AI(AIGC)成為熱詞,近乎覆蓋世界各行各業(yè)的“AI焦慮”被前所未有的放大。值得注意的是,今天對技術(shù)革命的關(guān)注與討論遠并非局限于科學(xué)技術(shù)應用領(lǐng)域,當下的藝術(shù)世界同樣深入地參與并被技術(shù)的不斷迭代而塑造著(zhù)。

2023年春季,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陸續舉辦“加密藝術(shù):一種新的可能性”展覽及相關(guān)講座、“AIGC:數字世界的未來(lái)”學(xué)術(shù)論壇等活動(dòng),從中可以窺見(jiàn)關(guān)于A(yíng)I、數字化與技術(shù)革命的思考與實(shí)踐已經(jīng)融入美術(shù)學(xué)院的研究、教學(xué)與創(chuàng )作視野。因此,作為學(xué)院教學(xué)成果與學(xué)生研究與創(chuàng )作實(shí)踐的集中展現,2023央美畢業(yè)創(chuàng )作與設計中不乏有對時(shí)下熱議的“生成式AI”等關(guān)鍵詞的技術(shù)性運用與倫理反思,其跨越學(xué)科的壁壘,出沒(méi)于不同媒介與觀(guān)念的表達之中。這些創(chuàng )作與設計對新技術(shù)試探性地理解與運用或許稍顯稚嫩,但卻無(wú)比真實(shí)地揭示著(zhù)一個(gè)嶄新時(shí)代的來(lái)臨。

設計學(xué)院 黎超群《AI·I:設計師的第二大腦》展覽現場(chǎng).JPG設計學(xué)院 黎超群《AI·I:設計師的第二大腦》展覽現場(chǎng)

設計學(xué)院 劉金寶《提詞商店》展覽現場(chǎng).JPG設計學(xué)院 劉金寶《提詞商店》展覽現場(chǎng),網(wǎng)站、書(shū),2-3m,2023

設計學(xué)院 王悅嘉《南橘北枳》展覽現場(chǎng),綜合材料,尺寸可變,2023.jpeg設計學(xué)院 王悅嘉《南橘北枳》展覽現場(chǎng),綜合材料,尺寸可變,2023

如谷歌郵箱(Gmail)創(chuàng )始人保羅·布赫海特(Paul Buchhei)所預言的,“技術(shù)的進(jìn)步肯定會(huì )徹底改變人們獲取信息的方式”【2】,在今天,作為圖像與思想生產(chǎn)者的藝術(shù)家們所面臨的技術(shù)變革不僅在于表達媒介的更迭,更在于從創(chuàng )作的源頭,即接觸這個(gè)世界的方式,都在遭逢遽變。因此,不論是繼續經(jīng)典繪畫(huà)與雕塑技法的鉆研或是采用最先進(jìn)的媒介與技術(shù)進(jìn)行創(chuàng )作,這一屆乃至往后數屆的畢業(yè)生們都或將在無(wú)形中被技術(shù)的變革所影響和塑造。

生態(tài)與植物

隨著(zhù)近年來(lái)世界范圍內對氣候生態(tài)問(wèn)題的日益關(guān)注,人類(lèi)在自然界中的中心主宰地位遭致自身內部的深刻反思,因而,人類(lèi)和自然的關(guān)系,人類(lèi)和萬(wàn)物生靈的關(guān)系都開(kāi)始被重新理解。就藝術(shù)創(chuàng )作而言,結合技術(shù)迭代與學(xué)科雜交,一些“非人類(lèi)”的視角開(kāi)始進(jìn)入藝術(shù)家的創(chuàng )作思維,譬如被虛擬世界培育的瀕危物種的數字“顯像”,又如微生物裂變發(fā)出的細微運動(dòng)以及變異雜交孕育出的新“生命”……當下,藝術(shù)、科技與生態(tài)似乎構成了一個(gè)穩定的三角結構,在美學(xué)、技術(shù)與現實(shí)議題的雜糅中,警示著(zhù)人類(lèi)即將觸達自然生態(tài)的極限”臨界點(diǎn)“。

壁畫(huà)系 劉方向《混亂的智慧》木板油畫(huà),200×240cm ,2023.JPG壁畫(huà)系 劉方向《混亂的智慧》木板油畫(huà),200×240cm ,2023

壁畫(huà)系 樊家成《在這片膨脹的土地上》展覽現場(chǎng),綜合材料,200×120cm,2023.jpeg壁畫(huà)系 樊家成《在這片膨脹的土地上》展覽現場(chǎng),綜合材料,200×120cm,2023

城市設計學(xué)院 郭云飛《廢血》.jpeg城市設計學(xué)院 郭云飛《廢血》展覽現場(chǎng)

建筑學(xué)院 李嘉玥《數據與花園》模型.JPG建筑學(xué)院 李嘉玥《數據與花園》模型

在這樣的宏觀(guān)背景下,生態(tài)環(huán)境議題與超越人類(lèi)中心主義的創(chuàng )作視角同樣是此次畢業(yè)展中的熱點(diǎn),“末世”、“廢墟”、“人類(lèi)欲望”、“進(jìn)化”等成為作品關(guān)鍵詞,這一趨勢也與近年來(lái)部分院系強調在藝術(shù)創(chuàng )作中對材料工程、信息技術(shù)、生物技術(shù)、人工智能等其他前沿學(xué)科的接納及運用息息相關(guān)。事實(shí)上,在今年畢業(yè)季的主題及主視覺(jué)中,“蔚然生長(cháng)”和動(dòng)態(tài)海報中恣意生長(cháng)的綠色藤蔓一方面揭示著(zhù)“新生”的美好愿景,另一方面也似乎有意無(wú)意地暗合著(zhù)“生態(tài)”與“可持續”的時(shí)代議題。

640.gif

2023中央美術(shù)學(xué)院畢業(yè)季主視覺(jué)“蔚然生長(cháng)”

除散落于各院系畢業(yè)創(chuàng )作中對生態(tài)環(huán)境議題的多元回應,本年度設計學(xué)院本科生畢業(yè)展則更為集中與直接地以“向植物學(xué)習”為題,大部分畢業(yè)設計都圍繞該主題有所反饋。如展區前言所示:“在現代科學(xué)的發(fā)展中,植物卻通常被描述為被動(dòng)的、無(wú)梗的、沉默的、沒(méi)有大腦的,它們在人類(lèi)中心視角下被分類(lèi)、被制作成各類(lèi)景觀(guān)……當前,新興的科學(xué)和人文科學(xué)的研究對以動(dòng)物為中心的決定意識、智力、意志和生物之間復雜交流能力的偏見(jiàn)提出了挑戰。此屆畢業(yè)生將通過(guò)一系列跨學(xué)科設計實(shí)踐來(lái)回應這個(gè)話(huà)題?!薄?】被大面積的各色植物入侵視覺(jué)系統是步入設計學(xué)院展區的初印象,它們有的“種植”于展廳中,有的“生長(cháng)”在數字屏幕中。而更進(jìn)一步的觀(guān)察會(huì )引導觀(guān)者發(fā)現,畢業(yè)生們細致地對植物機體進(jìn)行著(zhù)不同方式的研究、拆解、異化與重組,依托于現實(shí)社會(huì )的焦慮與困境,他們在構想出的廢墟和逃離人類(lèi)紀的例外時(shí)空中,嘗試扭轉、懸置、交換與對等人類(lèi)與其他生命體之間的權力關(guān)系。

設計學(xué)院 李冬《數字本草》.GIF

設計學(xué)院 李冬《數字本草》

設計學(xué)院 黨晗《生有所息》.GIF

設計學(xué)院 黨晗《生有所息》

設計學(xué)院 賀婧《燃燒的森林》.jpeg設計學(xué)院 賀婧《燃燒的森林》

設計學(xué)院 陳正《如草一般——冥想空間設計》.JPG設計學(xué)院 陳正《如草一般——冥想空間設計》

設計學(xué)院 丁藹雯《尋找擬南芥》.JPG設計學(xué)院 丁藹雯《尋找擬南芥》

身份與焦慮

要談?wù)摗皬吞K”的欣喜與“生長(cháng)”的力量,勢必無(wú)法規避特殊時(shí)期和例外狀態(tài)帶來(lái)的群體性創(chuàng )傷與反思。從三年網(wǎng)絡(luò )授課、居家學(xué)習到重回集體,這屆畢業(yè)生的幾年學(xué)習生涯充斥著(zhù)不確定性:無(wú)法在畫(huà)室、工作室與導師、同學(xué)面對面的交流,感知世界與文化土壤的方式也由互聯(lián)網(wǎng)碎片式新聞的集中轟炸替代了出行、寫(xiě)生與下鄉的堅實(shí)腳步……在此前幾屆畢業(yè)創(chuàng )作中,畢業(yè)生們已經(jīng)不同程度地顯現出對后疫情時(shí)代社會(huì )奇觀(guān)的回應與反思,而就本屆畢業(yè)展而言,我們能更為明顯地體會(huì )到,創(chuàng )作本身成為了一種“療愈”的方式,成為了情感和焦慮的出口,年輕一代在創(chuàng )作和思考中努力試圖和這個(gè)遽變的時(shí)代和解。

油畫(huà)系 岳巍《書(shū)柜里的世界》布面油畫(huà),125×165.5cm.JPG

油畫(huà)系 岳巍《書(shū)柜里的世界》布面油畫(huà),125×165.5cm

油畫(huà)系 劉宇寧《主題與變奏》布面油畫(huà),尺寸不等.JPG油畫(huà)系 劉宇寧《主題與變奏》布面油畫(huà),尺寸不等

油畫(huà)系 劉梓峰《高原》玻璃鋼,布面油畫(huà)、坦培拉,187×50×50cm.jpeg油畫(huà)系 劉梓峰《高原》玻璃鋼,布面油畫(huà)、坦培拉,187×50×50cm    

縱觀(guān)本年度畢業(yè)展中畢業(yè)生們關(guān)注的議題,有遠至反思國際格局下的爭端與危機,有著(zhù)眼于成長(cháng)環(huán)境而深研故土歷史的時(shí)代印記,有關(guān)心不同社會(huì )群體的生存與現狀,亦有回歸內心和自我的情緒消解。在封閉的物理空間中無(wú)限膨脹的互聯(lián)網(wǎng)資訊將觸角蔓延至更廣更深的角落,也意味著(zhù)作為“互聯(lián)網(wǎng)原住民”的畢業(yè)生們不再是傳統意義中象牙塔中長(cháng)大的一代了——他們從另一重維度中提前觸及了社會(huì )與世界,并直面更復雜的身份困境與社會(huì )焦慮。

譬如,作為近年來(lái)畢業(yè)季從不缺席的經(jīng)典議題,女性主題的畢業(yè)創(chuàng )作在今年融入了更多現實(shí)而具體的社會(huì )困境,并在互聯(lián)網(wǎng)傳播的發(fā)酵下引起了廣泛的共鳴。今天,年輕藝術(shù)家們的身份焦慮不僅局限于性別,面對家庭的期許、系統的規訓以及社會(huì )的加速節奏,提前的結婚、生育、職場(chǎng)、生存與凝視的焦慮構成了畢業(yè)創(chuàng )作中的一個(gè)典型面向,“躺不平”也“卷不動(dòng)”的這一代試圖通過(guò)作品外化焦慮,消解情緒,表達態(tài)度。

油畫(huà)系 彭詩(shī)云《生育》尺寸不等,木板油畫(huà),2023.JPG

油畫(huà)系 彭詩(shī)云《生育》尺寸不等,木板油畫(huà),2023

設計學(xué)院 邢一琳《適婚青年邢一琳》展覽現場(chǎng).JPG設計學(xué)院 邢一琳《適婚青年邢一琳》展覽現場(chǎng)

實(shí)驗藝術(shù)與科技藝術(shù)學(xué)院 張冀蘇《從黃瓜開(kāi)始》展覽現場(chǎng).jpeg實(shí)驗藝術(shù)與科技藝術(shù)學(xué)院 張冀蘇《從黃瓜開(kāi)始》展覽現場(chǎng),行為藝術(shù)表演

此外,個(gè)體意識強烈的藝術(shù)創(chuàng )作者們也在今年的畢業(yè)展中表達出對故鄉、歷史和群體性記憶的回歸。這些作品與調研有的緣起于城市更新帶給故鄉的新面貌與新屬性,有的困惑于新老兩輩間的代際理解差異,有的重訪(fǎng)一段被再次提及和演繹的歷史,有的則深思于傳統非遺文化的時(shí)代更新。在這些創(chuàng )作與設計中,“群體性”的歷史、文化與記憶切面被年輕一代賦予了當下的人文意涵。

城市設計學(xué)院 王子嘉《紅旗煉鐵廠(chǎng)》部分內頁(yè),18.6x41.6cm,2023

設計學(xué)院 郭雨琦《忒修斯之船》展覽現場(chǎng).JPG設計學(xué)院 郭雨琦《忒修斯之船》展覽現場(chǎng)

設計學(xué)院 王曉彤《非限定飛行》.JPG設計學(xué)院 王曉彤《非限定飛行》,葦子、絹、竹子、木材,2x2x2.3m,2023

“毛遂自薦”與“直面評價(jià)”

同樣緣于“線(xiàn)上展覽”及相關(guān)宣傳策略延展至今的影響,盡管今年的畢業(yè)季重回線(xiàn)下,但在互聯(lián)網(wǎng)、各大社交媒體平臺的熱度卻有增無(wú)減。而有別于前幾年由學(xué)院、機構和社交媒體平臺牽頭的畢業(yè)創(chuàng )作展示,今年大部分畢業(yè)生中都主動(dòng)運營(yíng)和展示自己的多個(gè)媒體平臺賬號,持續“更新”自己的創(chuàng )作過(guò)程、展覽現場(chǎng)以及作品解讀。面向全網(wǎng)觀(guān)眾,線(xiàn)上持續性、階段性的“毛遂自薦”也與線(xiàn)下展覽產(chǎn)生著(zhù)緊密的關(guān)系。

9.png展覽現場(chǎng)

如果仔細關(guān)注本年度畢業(yè)生在畢業(yè)展現場(chǎng)留下的聯(lián)系方式,除了微信、郵箱等傳統私域平臺,有更多的畢業(yè)生留下了自己的小紅書(shū)、B站及抖音平臺賬號,且一些未能在現場(chǎng)參與展出的畢業(yè)創(chuàng )作部分,也以此種方式邀請到場(chǎng)觀(guān)眾“掃碼”線(xiàn)上觀(guān)看。此外,線(xiàn)下展覽現場(chǎng)的互動(dòng)也直接而多元了起來(lái):畢業(yè)創(chuàng )作的衍生品不再局限于繪本創(chuàng )作等專(zhuān)業(yè),明信片、書(shū)簽、小版畫(huà)等成為了今年大多數畢業(yè)生的選擇。從某種意義上來(lái)說(shuō),衍生品的紙上空間延展了每一位畢業(yè)生的“展線(xiàn)”,許多畢業(yè)創(chuàng )作之外的作品系列也能在書(shū)簽與明信片中呈現。

或許正是由于在社交媒體平臺前置的、反復的、持續性的創(chuàng )作路徑展示,今年的畢業(yè)生在面對鏡頭的審視與線(xiàn)下觀(guān)眾的提問(wèn)時(shí),往往能更自信而清晰地陳述自己觀(guān)點(diǎn)與思考。但與此同時(shí),他們不得不面對的是傳播語(yǔ)境從私域、封閉的“朋友圈”向公開(kāi)、廣闊的互聯(lián)網(wǎng)空間迅速轉變的挑戰。最為直觀(guān)的影響在于,年輕的畢業(yè)生們會(huì )收到更多的共鳴、贊美與好評,但與此同時(shí)也無(wú)法避免更多的惡言、諷刺與窺視。如何面對褒貶不一的評價(jià)?如何接納不同的聲音?如何調整自己的心態(tài)?這或許是畢業(yè)生們需要面對的最直接的挑戰。

展覽現場(chǎng)今天的流量時(shí)代給年輕的藝術(shù)家們提供了很好的機遇,但也頗為前置地給了他們帶來(lái)了社會(huì )的評價(jià)以及多元觀(guān)眾的目光與聲音。在今天美術(shù)學(xué)院的畢業(yè)展中,畢業(yè)生們不再單純地討論所謂“就業(yè)”的壓力和“初入社會(huì )”的迷茫,他們面對的是一個(gè)更高速、更折疊與更兩極的世界,能聽(tīng)見(jiàn)遠方和未來(lái)的聲音,也在周遭與歷史的回望中重新理解和擺放自己的位置。

欣喜的是,面對技術(shù)與媒介的更迭帶來(lái)的普遍性焦慮,本屆畢業(yè)生們仍然能沉下心來(lái)精研技法,在美院精神的傳承中關(guān)懷社會(huì )與時(shí)代的命運;面對困惑、不公與傷害,年輕的一代仍保有銳氣與思辨的精神,勇敢而清晰地表達觀(guān)點(diǎn),甚至是不服與憤怒;而面對快速變化的時(shí)代與語(yǔ)境,他們也一直在努力地不斷適應與生長(cháng)。2023年,“蔚然生長(cháng)”的央美畢業(yè)季提出了新生的期待,也提示著(zhù)一代充滿(mǎn)韌勁、銳意生長(cháng)的年輕藝術(shù)家已經(jīng)登場(chǎng)。

文|周緯萌

圖片致謝各院系及畢業(yè)生

注釋?zhuān)?/p>

【1】摘選自藝訊網(wǎng)與油畫(huà)系副主任劉商英教授在畢業(yè)季現場(chǎng)的訪(fǎng)談內容。

【2】“Gmail之父:有了ChatGPT,搜索引擎活不過(guò)兩年了!谷歌緊急推出對標產(chǎn)品”,社科社:https://mp.weixin.qq.com/s/MUvVpXGFjXMYV-Y_SLMIWw

【3】摘選自設計學(xué)院院長(cháng)宋協(xié)偉題設計學(xué)院本科生展前言“向植物學(xué)習”。